8

伊朗和平问题

纽约—伊朗和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美国、英国、法国、中国、俄罗斯)加德国之间的核问题框架协议是全球外交的一次重要成就。本月早些时候的协议是理性希望对非理性恐惧的胜利,理应得到实施。但如今需要与美国、伊朗、以色列和其他国家的强硬牌子角力,他们妄图在6月协议最后期限之前扼杀协议。

该框架协议能让所有方都受益。伊朗减少其核活动,特别是铀燃料浓缩活动,以换取取消经济制裁。伊朗政府将更加远离开发核弹——它也一直否认这一点——并赢得经济复苏和与主要大国关系正常化的机会。

这是一个明智、务实且平衡的方针,需要监督和论证。它不要求美国和伊朗政府突然变得互相信任;但它却是提供了构建信心的机会,尽管它允许符合双方各自利益的具体措施。关键是,它是国际法的一部分,处于联合国安理会框架内。

强硬派持有的观点是对方永远不可信任,以此鼓吹极大提高战争可能性的关于政治和人性的自我实现的理论。这些恐惧鼓吹者应该排除在问题之外。现在应该做的是缔结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