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ami178_Majid SaeediGetty Images_ebrahimraisi Majid Saeedi/Getty Images

拜登的伊朗机遇

特拉维夫—多年来,伊朗的温和派,如前总统哈桑·鲁哈尼,一直试图与西方达成谅解,但却始终未能达成共识。现在,已经变成了强硬派执事。易卜拉欣·莱西总统当选是否已成为最高领导人阿里·哈梅内伊曾经提出的结束所谓伊朗与西方交往时“英勇灵活性”的标志?在塔利班接管阿富汗之后,这个问题变得更有意义。

答案既肯定又否定。莱西不会承担起与西方和解的重任。与美国的意识形态对抗是伊斯兰共和国原教旨主义身份的核心问题。

此外,无论伊朗的温和派和激进派均仍认为,在整个中东建立起由代理人支撑的伊朗“帝国”——该目标一直由去年遭美国暗杀的已故军事指挥官卡西姆·苏莱马尼负责推进——对于支持和促进伊斯兰革命的目标有着重要的意义。西方和伊朗之间不可能真正和解,尤其现在强硬派已经完全控局。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rYERD5z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