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迟到十年的伊核协议

罗马—对于本月在维也纳达成的伊朗和P5+1(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中国、英国、法国、俄罗斯和美国加上德国)的协议,唯一的遗憾之处是它没有在十年前就签字画押。外交尝试用了多年的时间才获得胜利,在此期间,中东经历了各种各样本可避免的对峙,丧失了许多安全合作机会。

从2003年到2006年,伊朗向任何愿意倾听的人表明态度:它将同意现在的协议的所有关键内容,包括阻止其获得制造核弹所需的铀和钚的措施以及确保能充分提前预警可能的违反情况的严格的检查机制。它所需要的全部回报——当然除了作为前提条件的取消制裁之外——是正式承认其铀“浓缩权利”。

在2003—2004年间的对欧谈判中,伊朗自愿冻结了当时规模甚小的核浓缩项目,期待谈形成一个完整的协议。伊朗还宣布它愿意接受“附加协议”,接受比标准情况下深入得多、严格得多的国际原子能机构监督。

这些承诺结束于2005年,原因是欧盟在美国的支持下坚持要求伊朗完全放弃铀浓缩。这一立场无视核不扩散条约所明确承认的“不可剥夺的权利”(在理想世界中你也只能期待这么多了)。核不扩散条约规定,签署国可以进行各阶段核燃料循环,只要出于和平核能用途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