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伊朗、土耳其和非阿拉伯街头

普林斯顿—在西方人眼里,中东政治再一次吸引了他们的眼球。伊朗的理论毛拉批准了鲁哈尼的当选,后者在作为当选总统的第一次演讲中声称自己的胜利是“智慧、克制和了解狂热和坏行为的胜利”。

伊朗人民显然对大部分人支持的候选人(压倒六名强硬派候选人)获胜感到惊喜,他们涌上街头,欢呼“人民”的胜利。平心而论,这是一场精心控制的选举:所有可能在事实上挑战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权威的候选人都被剔除了。但是,在如此这般限制之内,政府仍允许人民用选票说话。

在隔壁的土耳其——西方最喜欢的伊斯兰民主国家——总理埃尔多安使用推土机、催泪弹、水炮和橡皮子弹清理伊斯坦布尔市中心的塔克西姆广场(Taksim Square)和盖兹公园(Gezi Park)上不向他的意志低头的和平示威群众。埃尔多安的政府理论是这样的:因为他是仍然支持他的大多数土耳其人选出来的,所以任何反对他的人不是恐怖分子,就是邪恶外国势力的走狗。他不能接受合法的反对,也不能接受今天的多数可能是明天的少数、游戏规则必须让多数和少数都能发声的思想。

四年前,几十万年轻伊朗人涌向德黑兰街头反对内贾德连任总统,伊朗政府朝他们开了枪。示威遭到了残酷镇压,参与者被逮捕、入狱并且据说遭到了强暴和虐待,不但让伊朗政权在国内斯文扫地,也让千百万中东和北非阿拉伯青年感到失望,很快他们就奋起要求自己的社会和政治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