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arbonize eiffel tower Chesnot/Getty Images

极端现实的气候愿景

柏林—世界气候变暖最主要的科学权威气候变化政府间委员会(IPCC)的最新报告指出,阻止全球气温较前工业化水平升高1.5℃以内是一个可行的目标。IPCC的立场代表了向着许多公民社会活动家一直鼓吹的“极端现实主义”的转变。

IPCC没有押宝于地质工程方案遏制气候变暖——如深海封存巨量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或通过向大气喷洒气溶胶实现“黯化”。这些主要还停留在理论阶段的方案有可能给人类和生态系统造成未知后果,不但会恶化环境危机,还会恶化我们所面临的其他社会和生态危机。

相反,IPCC聚焦于如何从一开始避免跨越1.5℃门槛。其报告指出,我们必须立即实现全球经济去碳化,以确保全球二氧化碳排放到2030年降低 45%左右,到2050年降低为零。

实现这一目标不但要改变经济活动,还要面临破坏性实力动态(power dynamics)和社会不平等。海因里希·玻尔基金会(Heinrich Böll Foundation)所发行的新文集《气候正义的极端现实主义》(Radical Realism for Climate Justice)给出了由国际公民社会和社会运动为实现这一变化而提出的战略。

与IPCC的核心观点一致,我们急需在政治上管理好化石燃料产量下降。这意味着给石油、煤炭和天然气生产和勘探踩刹车。石油变化国际(Oil Change International)指出,这并不意味着要采取“突然而剧烈地遏制化石燃料生产,搁置资产,影响经济,伤害依靠能源业的工人和社区”的猛烈或恐慌性的措施。

在构建可再生能源部门的过程中,我们应该避免导致不平等性和加剧化石燃料和其他行业的有害权力动态的体系。这意味着所采取的政策应该将能源视为一种公共品,并引导向社会所有权和能源供给管理的转型,以取代以市场为基础、以投资者为焦点的方法。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Digital Premium Image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short-form analysis and predictions, and exclusive interviews; every new issue of the PS Quarterly magazine (print and digital);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Subscribe now to PS Premium.

Subscribe

新方法立足于能源主权和自主决定,能够刺激更快的去碳化,包括削弱既得利益抵制变化的实力。它还将有利于重组能源体系以满足社会和生态需要。

另一个有利于大规模减排的体系层面的转型是创造零废物循环经济,我们生产和消费的所有东西都能安全返回大自然,或得到回收和再利用。以纺织品生产为例,2015年该行业产生了12亿吨二氧化碳当量的温室气体排放——比所有国际航空和海运的总和还要多——这反映了一种以尽可能廉价的方式生产服装的“快时尚”文化,期望人们的衣柜不断换新。如果将每件服装的更新率降低一半,该行业温室气体总排放量将下降44%。

纺织品零废物循环经济不但包括多穿几次已经生产的服装,还包括改善材料的回收和再利用,以避免焚化等会产生排放的废物处理过程。最大的收益将来自采取更少浪费的生产工艺。

其他重要举措还包括土地使用(围绕农业和区划变化)。国际农民运动农民之路(La Via Campesina)表明,工业粮食体系的排放——包括粮食生产、化肥、运输、加工、包装、冷藏和粮食浪费,以及与工业农业扩张有关的采伐——占了全球总排放量的44—57%。

农民之路指出,基于粮食主权、小规模农业和农业生态的农民农业生态生产体系能在几十年内将农业排放量削减一半。该方法已被证明有效:小农、农民、渔民、土著社区、农村工作者、妇女和年轻人已能养活世界70%人口,而只使用25%的农业资源。

还必须恢复被破坏的自然生态系统。特别是森林和泥炭地能够封存几千亿吨二氧化碳以免排放到大气中。它们的恢复不但能保护生物多样性,还能保护本地人民,包括土地占有权利被系统性侵犯的土著社区。事实上,保护和扩大受土著和本地社区管理的土地面积能够保护超过1万亿吨二氧化碳当量的碳存量。

据气候、土地、雄心和权利联盟(Climate, Land, Ambition & Rights Alliance)的报告,到2050年,基于生态系统的土地方针以及粮食生产和消费体系的农业生态变化——包括更多本地所有权——每年能够避免130亿吨二氧化碳当量的排放,以及每年近100亿吨二氧化碳当量的封存碳。到2100年,4,480亿吨累积二氧化碳将从大气中消除——大约相当于当前全球年排放量的十倍。

将全球气温限制在前工业化水平以上1.5℃以内是我们遏制源自历史性不公和根深蒂固的不平等性的其后危机的最佳希望。要想成功,唯一的办法是实现向新社会经济制度的转型。这意味着放弃单一思维的唯GDP增长论——这一思维导致了浪费性生产和消费模式的兴盛,也助长了社会不平等和不公——支持真正服务于让人们的美好生活的公共品方针。

要求实现这样的转型并不“天真”,也并非“政治上不可行”。它极端现实。事实上,它是我们在实现社会公正的同时从灾难性气候变化手中保护环境的唯一办法。

https://prosyn.org/sViFH2o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