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可持续发展投资

纽约——当今世界经济最令人失望的是投资率低。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的几年里,高收入国家的经济增长来源于住房和私人消费开支。危机爆发时,这两项开支都急剧下降,而且本应弥补缺口的投资却从未变成现实。这种状况是必须要改变的。

危机爆发后,全球主要央行试图通过大幅降低利率来恢复就业和支出。上述对策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效果。通过让资本市场充斥流动性并人为压低市场利率,决策者鼓励投资者炒高了股票和债券价格。通过资本收益创造出的金融财富在刺激消费的同时——还通过首次公开招股——在某种程度上增加了投资。

但这种政策也已经被用到极限——由此造成的代价同样毋庸置疑。在利率为零甚至为负的情况下,投资者借款的目的高度投机。结果造成投资整体质量下降和杠杆高企。当央行最终收紧信贷,资产价格大幅下跌的风险是真实存在的。

随着货币政策被推向极致,对高速铁路、公路、低碳能源、安全用水和卫生设备以及医疗和教育的长期投资却非常欠缺。因为预算紧缩限制公共投资及公共政策和国际税收领域的重大不确定性阻碍私人投资,上述投资在高收入国家普遍呈下降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