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重新评估物联网

旧金山——30年前,经济学家罗伯特·索洛和史蒂芬·罗奇指出没有证据表明投资于信息技术的数十亿美元带来生产率回报引发了不小的轰动。当时企业每年购买数以千万计的电脑,微软也刚完成上市,为比尔·盖茨赚到了首个十亿美元。但在后来称为生产率悖论的理论中,国家统计数据显示生产率不仅没有加速增长;反而有增速下滑之势。 “计算机时代无处不在,”索洛打趣道,“除了没有体现在生产率统计数据。”

今天,我们似乎正处在非常相似的历史性创新时刻:将机器和物体连接到数字化网络的物联网得到了人们的热烈炒作。传感器、标签和其他连接设备意味着人类现在可以数字化、监控、度量和优化整个物理世界。就像之前的计算机一样,可能性似乎无穷无尽,人们用极端丰富的想象力来预测未来——但生产率大幅提高却尚未得到数据的支持。一年前,研究企业高德纳认为物联网在新兴技术炒作周期中正处于顶峰状态。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随着人们纷纷质疑物联网生产率革命,回顾索洛和罗奇最初提出计算机生产率悖论的情景可能会有所帮助。首先要强调企业领导人在很大程度上对生产率悖论不屑一顾,坚持认为他们真切地感受到运营和决策速度及质量的提高。信息通信技术投资持续增长,即便还不存在宏观证据来证明它的回报。

事实已经证明了上述决策的正确。到20世纪90年代后期,经济学家埃里克·布林约尔松和洛林·希特已经反驳了生产率悖论,揭示了服务部门生产率衡量方式所存在的问题,并且更重要的是,他们指出在一般情况下技术投资和生产率提高之间存在很长的时滞。

我们自身的研究显示90年代末曾出现一次较大的飞跃,究其原因很大程度归功于对信息技术早期投资所带来的效率。上述收益在若干行业清晰可见,包括零售、批发贸易、金融服务以及计算机行业本身。最显著的生产率改善并非信息技术自身的结果,而是通过将信息技术与流程变化及组织管理创新相结合才能最终实现。

我们的最新研究物联网:反映超越炒作的价值表明类似的周期可能会重复出现。我们预计随着物联网对工厂、家庭和城市的改造,甚至可能带来超越炒作的经济价值。到2025年,据我们估算,物联网所产生的经济影响将占到全球GDP的约11%,或高达每年3.9-11.1万亿美元。但在此期间,我们很可能会目睹另一个生产率悖论;企业改变运作模式的收益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在宏观层面显现。

延迟生产率回报的一个主要因素可能是实现交互操作。汽车传感器可以通过监测发动机、降低维护成本和延长车辆使用寿命带来直接的收益。但将传感器连接到交通监控系统并借此缩短成千上万驾车者的出行时间、节约能源及减少污染却可以产生更大的收益。但这首先要求汽车生产商、交通运营商和工程师就流量管理技术和协议展开合作。

事实上,我们估算物联网潜在经济价值的40%有赖于实现交互操作。但交互操作的某些基本模块依然不足。三分之二的可连接物体尚未使用标准互联网协议网络。

阻挡全面发挥物联网潜力的其他障碍包括隐私及安全保护和基础设施等领域漫长的投资周期,可能需要多年时间才能完成对原有资产的改造。网络安全挑战尤其令人苦恼,因为物联网在增加攻击机会的同时放大了被攻破所带来的后果。

但是,像20世纪80年代一样,全面实现新技术潜力最大的障碍是组织结构。物联网带来的某些生产率提高将源于数据引导下的流程改变和新商业模式开发。今天,鲜有物联网搜集的数据正在被人利用,就算利用也是以最基本的方式——例如检测机器性能异常。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常规利用这样的数据来履行优化流程、进行预测或辅助决策等实现效率和创新的其他用途。但人类终究会实现这一目标。就像信息技术的应用一样,第一家掌握物联网的企业很可能锁定显著的优势,并在所有人都意识到变革的重要性之前将竞争对手远远地甩在身后。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