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互联网还是分裂网?

坎布里奇——谁是互联网的主人?答案是每个人都是,每个人又都不是。互联网是网络连成的网络。每个独立网络属于不同的企业和机构,并依赖位于法律法规各异的不同国家的物理服务器为其提供服务。但如果没有某些共同的规定和准则,将无法实现上述网络的有效联通。碎片化意味着互联网的终结,而这种碎片化风险始终存在着。

有人估计2016年互联网对全球GDP的经济贡献高达4.2万亿美元。碎片化的“分裂网”可能让世界付出惨重的代价,但那仅仅是上月全球互联网治理委员会报告提到的若干种可能性之一。前瑞典首相卡尔·比尔特现任全球互联网治理委员会主席。互联网现在联接全球近半数人口,据估计今后5年将另有10亿人——以及约200亿台设备——加入连接。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但互联网规模进一步扩大并非板上钉钉。根据委员会的最坏情况想定,犯罪分子恶意行为及政府政治控制所带来的成本可能导致民众对互联网失去信任并减少对网络的使用。

2016年网络犯罪造成的损失据估算高达4450亿美元,而且仍有可能呈迅速增长态势。随着从汽车到起搏器等越来越多的设备被联入互联网,恶意的黑客有可能借“物联网”(IOT)实现“武器化一切”的企图。企业和政府大规模侵犯隐私以及对电网等民用设施发动网络攻击(就像不久前乌克兰发生的那样)可能带来削弱互联网发展潜力的不安全因素。

还有一种情况是委员会所说的“发展停滞”。某些用户从中获得绝大部分好处,而其他人则基本无法受益。目前有三四十亿人仍处于脱机状态,而互联网对很多入网用户的经济价值主要受贸易壁垒、审查制度、当地数据存储规定和阻碍商品、服务及理念自由流动的其他规则的限制。

互联网主权控制运动正不断壮大,某种程度的碎片化已经成为现实。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多的网民数量,但那里的“防火长城”已经阻碍了国内和世界其他国家网民的交流。

很多政府都审查其认为会对国内政治控制造成威胁的服务。如果任由这种趋势持续下去,有可能每年造成GDP缩减1%,并同时侵犯民众的隐私、言论自由和知识获取。虽然世界可以沿这条路继续走下去,但会因此造成巨大损失并导致很多人被时代抛弃。

但委员会提出的第三种想定中,健康的互联网为创新和经济发展提供前所未有的机遇。过去20年爆发的互联网革命已经贡献了全球GDP的8%并实现30亿用户上网,缩小了数字、物理、经济和教育方面的差距。委员会报告表明物联网到2025年可能带来11万亿美元的增量GDP。

委员会认为保持创新不受阻碍需要公开制定并随时利用互联网标准;还需要所有用户开发更先进的数字“卫生”系统以阻止黑客的攻击;安全和韧性(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马后炮)必须成为系统设计的核心要素;政府不能要求第三方放弃加密;国家同意不袭击互联网核心基础设施;政府实行强制责任制度,规定技术问题必须公开报告,并提供以市场为基础的保险来强化���联网的安全性。

到近期为止,有关互联网治理最佳方案的争论主要涉及到三大阵营。首先是多利益相关方方案,由互联网的开发群体自发提出,因为很大程度上受美国技术专家的主导,由此在确保技术领先的同时却缺乏国际合法性。第二阵营倾向于由国际电信联盟加强控制,该联盟是联合国下属的专业机构,这种方案能保障合法性但却同时有损效率。而俄罗斯和中国这样的独裁国家则倡导出台保障不干涉国家对境内互联网实施强主权控制的国际协议。

近来,该委员会提出正在制定第四种方案,即允许扩大化的多利益相关方群体更有意识的敦促各方(技术团体、民间组织、企业和政府)参与国际会议。

上述方面的重要举措是美国商务部上月决定将所谓IANA功能——即互联网“地址簿”功能——的监管权移交给国际互联网域名和编号分配公司(ICANN)。ICANN下设由162个成员国和35个观察员国组成的政府顾问委员会,并不属于典型的政府间组织:即政府对该机构并不具有控制力。与此同时,ICANN符合互联网治理论坛制定并通过的多利益相关方方案,该治理论坛的设计者是联合国大会。

某些美国参议员抱怨当奥巴马政府商务部将IANA功能监管权移交给ICANN时,相当于“将互联网控制权拱手让出”。但美国无法“让出”互联网,因为互联网的所有权并不属于美国。尽管原始互联网连接的电脑都在美国境内,但今天的互联网连接着全球数十亿人。此外,IANA地址簿(该地址簿存在多个版本)并不是互联网本身。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美国上个月的所作所为是朝着全球委员会所赞赏的那种稳定公开的多利益相关方网络所做出的努力。我们希望在这方面,不久将出现进一步的跟进措施。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