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al pollution protest John MacDougall/AFP/Getty Images

我们需要一个国际环境刑事法庭

内罗毕—今年戈德曼环境奖的结果对于环保积极主义领导人来说值得庆祝。但这也是认识他们(以及其他许多人)的努力需要多大的勇气的良机。

我的好友贝塔·卡塞雷斯(Berta Cáceres)和我在2015年获得了戈德曼环境奖,贝塔在获奖演说上说道:“我将我的生命献给地球母亲。”不久前,贝塔在洪都拉斯被暗杀。她的故事是一个悲剧,但不是偶然。事实上,一个月后,另一位戈德曼环境奖得主伊西德罗·鲍德内格罗·洛佩兹(Isidro Baldenegro López)遭遇枪击身亡。

对一位环保活跃分子来说,现在是最危险的时候。比如,美国爆发了针对游行反对达科他州管道的环保者的暴力事件。警方被控过度使用武力驱逐史坦丁洛克(Standing Rock)苏族部落及其支持者,他们认为管道工程将污染水源,破坏宝贵的墓葬。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puFFS6A/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