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美国迈向财政健康的健康之路

伯克利—过去五年来,美国医疗支出增长大幅放缓,已降至50年来的最低点。减速并不令人奇怪。这是一个可以预见的结果,其原因是让数百万美国人失去健康保险、抑制家庭支出的衰退和缓慢复苏。

但减速的规模令人奇怪,同样令人奇怪的是减速从2008年衰退之前几年就开始了——而且不仅局限于私人保险系统,也出现在两大政府卫生项目——医疗保险(Medicare)和医疗补助(Medicaid)上。(医疗保险为退休人员提供医疗保障,而医疗补助为低收入美国人及其子女以及残疾人提供医疗保障。)

医疗支出如此减速的原因何在?可以在多大程度上归咎于萎靡的经济,在多大程度上是拜供应者和消费者行为变化所赐?

两项最新研究提供了不同的答案,但均预测至少部分减速将在经济复苏后持续下去。这对于美国经济来说是件好事,目前美国GDP的18%被用于医疗支出,为发达国家中最高。这对于美国财政状况来说也是件好事,因为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是长期联邦预算赤字的两个最大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