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我们的集体大脑

坎布里奇——想象一下你和同事们与一群卷尾猴一起玩一场生存游戏。两支队伍将被空降到遥远的非洲丛林中,不允许携带任何装备:没有火柴、刀具、鞋、鱼钩、衣服、抗生素、盆、绳索或武器。一年后,生存成员最多的那支队伍将被宣布获胜。你会赌哪支队伍?

你可能会认为鉴于人类智力超群,我们将会是胜出的那支。但你和你的同事是否知道如何制作弓箭、渔网、盛水的容器和庇护所?你们是否知道哪些植物有毒?你们会不会不用火柴点火?你们能否制作鱼钩和天然胶水?你们是否知道如何在夜晚躲避大型猫科动物和蛇?对多数问题(如果不是所有问题)的答案很可能是“不知道”,也就是说你的队伍很可能会输给一群猴子——而且可能输得心服口服。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应运而生。如果我们不能在我们这个物种曾经进化的非洲大陆作为狩猎和采集者生存下去,那么人类相对于其他动物究竟如何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并扩展到地球几乎所有的主要生态系统?

这里是答案的关键:我们是一个文化物种。我们独特的心理能力让我们能世世代代相互学习,从而形成世代累积的文化演进过程,并创造出越来越复杂而精密的技术、语言、知识体系、概念工具和适应性启发。上述进程的力量并不来源于原始的个人智力,而是来源于对人类智力所产生的偶发的见解和失误的重新解读。

这意味着创新的速度将取决于(至少部分如此)促进文化演进过程的人类思想的数量多寡和联系程度。即使个体成员比规模更小的封闭团体创造力稍弱,但在其他所有条件对等的情况下,规模更大、联系也更紧密的团体能创造出的优秀工具和技术数量更多。

严格控制的实验室试验和历史案例研究均支持这一成果。举例来讲,大约1万年前,海平面上升将塔斯马尼亚从澳大利亚半岛的一部分变成了一个孤岛。在大陆上,技术进步的发展没有受到影响。但在塔斯马尼亚,那里的狩猎和采集群体开始失去——或未能发明——一系列有用的技术:包括骨质工具、御寒衣物、飞镖、投矛器以及耐用船只。当17世纪荷兰人抵达时,塔斯马尼亚人的技术是欧洲探险者所见过最简单的。

要想了解人类的社会属性,关键是要了解文化是以何种方式驱动不仅影响我们的生理和解剖形态、而且影响社会心理、动机、倾向和看法的基因演化。从这种生存发展意味着了解并遵守当地社会规则的漫长的过程中,我们逐渐成为强有力的社会学习者。

我们组成合作社、组织和社会的能力基础并非来源于先天的合作倾向,而是来源于我们学习、内化并要求他人执行的具体的社会规则。尽管我们的先天动机确实在起作用,但让它们受到利用、拓展和压制的社会标准构成了令我们的先天倾向发挥作用的制度框架。

这种对人性和社会的新看法提供了某些重要线索。

首先,作为一个文化物种,人类利用信誉、成功、性、方言和种族等线索从群体中其他人那里获取思想、信仰、价值观和社会规范。我们尤其关注涉及食物、危险和破坏规则的领域(特别是在缺乏确定性、时间紧迫和承受压力的条件下)。我们要从理解文化属性、而非理性开始改变人们的行为习惯。

其次,我们对经由文化驱动取得的自我驯化进程的社会标准逐步进行内化。(我们评判和惩罚他人的标准也是通过同样的进程取得。)这些内在的规范成为动机对我们的行为起指导作用。这意味着人们的偏好、欲望和动机并非一成不变,因此精心设计的计划或政策可以改变自然而然的直觉和显著的偏好。

第三,最有效的社会规则利用人类进化心理的方方面面。比方说,对外国人公平的社会标准的形成和扩散相比要求母亲对子女公平要困难很多。

第四,我们的创新能力取决于集体大脑的容量,而这又取决于社会规范能在多大程度上鼓励人们创造、共享和重组全新思想和行动。

第五,制度和心理之间有着本质的联系。因为不同社会有着不同的标准、制度、语言和技术,因此也有不同的推理、精神启发、动机和情绪反应方法。强制推行外来制度往往会造成心理和社会层面的不匹配,从而往往会带来不良后果。

最后,人类缺乏某种程度的理性,这使我们并不擅长(至少现在如此)设计有效的制度和机构。我希望随着我们更深入了解人性和文化演变,这样的情况是可以改善的。但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我们应当遵守文化演进的规则并设计利用变化和选择实现制度竞争的系统。这样一来,��们就可以淘汰那些失败的制度并保留赢家。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通过研究心理、文化、生物、历史和遗传学领域的相互影响和共同进化,我们有可能取得人类心理学领域的重要突破。这样的科学道路很少有人走过。它能够开启进入未知知识领域的令人兴奋的旅程,让我们试图了解我们这个物种所具有的特色。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