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创新是不够的

坎布里奇—我们似乎生活在一个革命性技术突破越来越快的时代。几乎每一天都有人工智能、生物技术、数字化或自动化方面的重大新进展宣布。但理应知道这会将我们引向何方的那些人无法做出定论。

一端是技术乐观派,他们相信站在一个新时代的浪尖上,世界生活水平将比以往更快的速度提高。另一端是技术悲观派,他们看到的是令人失望的生产率统计数字,并认为新技术的整体经济收益仍将保持有限。还有一些人——技术恐惧派?——同意乐观派关于创新规模和范畴的观点,但对就业或平等性所承受的负面影响感到烦恼。

区别这几类人的并非对于技术创新速度的认识的分歧。毕竟,又有谁能质疑创新的快速进步?争论在于这些创新将继续局限于少数雇用技能最高的专业人士、只占GDP相对较小份额的技术密集型产业,还是将扩张到经济大部。任何创新,它所带来的生产率、就业和平等性结果最终取决于它如何在劳动力和产品市场中扩散。

技术扩散受到经济需求端和供给端的约束。先来看需求端。在发达经济体,消费者把大部分收入花在医疗、教育、交通、住房和零售商品等服务上。到目前为止,技术创新对许多这些产业影响相对较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