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基础设施投资的新股权

新加坡—基础设施也许是社会投资中最有利于生产的,它与一国的经济增长密切相关。但是,对私人投资者来说,情况要更复杂一些。基础设施项目可以提供可靠的——尽管低于平均水平——回报。但现有资产类别常常不能提供这些项目与传统股权或债务相竞争所需要的结构。

在1月份的世界经济论坛瑞士达沃斯年会上,瑞士再保险公司(Swiss Re)主席沃尔特·吉尔霍茨(Walter Kielholz)和前英国首相戈登·布朗(Gordon Brown)提出为基础设施设立一个新的资产类别——就像我们此前所做的那样。那么,具体而言,世界该如何引导潜在私人资金进入基础设施呢?

蛋糕很大,私人投资者的机会也很大。新兴市场基础设施项目规模估计高达1万亿美元以上——其中1,500亿美元预计将来自私人资源。在成熟市场,基础设施投资预计将在2017年达到4万亿美元。

我们对过去18个月中投资交易的分析表明,公私合作日益依赖资本市场为资金源,虽然银行在控制贷款以符合《巴塞尔协议》第三版(Third Basel Accord)的监管规定。由于2008年金融危机,流动性仍然受限,其后果包括不利于长期投资的监管机制。尽管公共基础设施融资已经回到2008年水平,但流向新项目的资金极少。大部分资金的目标是已有基础设施——这类投资被认为相对安全,因为无需或只需承担极小的建设风险并且已经证明了产生稳定现金收入的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