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ylor15_Brooks KraftGetty Images_fed reserve Brooks Kraft/ Getty Images

美联储又犯错误了吗?

发自斯坦福—50年前的1971年6月22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亚瑟·伯恩斯(Arthur Burns)给时任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写了一份必将长留骂名的备忘录。当时通胀一路走高,而伯恩斯想让白宫知道物价飙升不是由于货币政策或他领导下的美联储所出台的任何举措导致的,而是“经济结构[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并因此建议实施一个“强力工资和物价政策”,其中一段原文如下:

“我已经向您概述了实施这类政策的一条可能路径——强力且具有针对性的指令性压制,随后成立一个工资和物价审查小组(建议从属于白宫经济政策委员会);如果未能达到预计的效果(目前这种可能性比一两年前要高),那么接下来——或许不迟于明年一月——就要将工资和物价冻结六个月时间。”

或许是出于伯恩斯作为知名学者的声誉(连米尔顿·弗里德曼都曾经是他的学生)以及作为政策制定者的长期经验,该备忘录说服了尼克松继续实施工资和物价冻结,并以一项工资和物价控制政策和面向整个经济的指导措施作为后续。这类控制和指导在冻结政策实施后的一段时间内似乎是起作用的,甚至在政治上短暂赢得过民众的支持。通胀率缓步下降,在冻结之后又出台了更多要求企业在更改工资和产品价格前必须获得一个委员会许可的强制性控制措施。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21QZOod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