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通缩恶魔

美国剑桥—世界主要央行纷纷计划将国民通货膨胀率提高到正常标准——每年2%上。在美国是如此——过去12个月年通货膨胀率为-0.1%;在英国是如此——最新数据显示物价涨幅为0.3%;在欧元区也是如此——消费者物价下降0.6%。但这是真正的问题吗?

能源价格的暴跌是最近通胀下降的主因。在美国,核心通货膨胀率(剔除高波动的能源和食品价格)在过去12个月中为1.6%。此外,美联储、英格兰银行和欧洲央行明白,即使能源价格在未来一年中不上涨,石油和其他形式的能源价格的稳定也会让通胀率有所回升。

在美国,美元相对欧元和其他货币升值也是抑制通胀率的一个原因,因为这压低了进口价格。这也是一个“水平效应”,意味着只要美元汇率停止升值,通胀率就会上来。

但是,尽管有这样的理解,主要央行仍然保持极端低利率,以此增加需求和通胀率。它们的做法是承诺保持短期利率低位、维持巨大的私人和政府债券组合,在欧洲和日本,央行还继续实施大规模资产购买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