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优步时代的社会效益

发自巴黎——当涉及到工资问题时,你在哪个企业工作往往比你的工作技能更重要。在2013年,高盛投资银行的员工平均年薪为38.3万美元——比大多数公司业绩最好的员工希望获得的还要高得多。

各个企业之间的薪酬差异是相当大的。美国总统奥巴马的首席经济顾问杰森福尔曼(Jason Furman)和奥巴马​​政府前预算办公室主任彼得·奥斯泽格(Peter Orszag)的研究发现,工资差距的增大是美国工资收入不平等状况在近几十年间日益扩大的主要原因,对总体收入不均造成的影响甚至比公司内部工资收入差异或资本收入差异的影响更甚。

在收入光谱的另一端,许多劳动者只能签订临时合同,为小公司工作,或者成为个体户。一些人需要在同一时间干几份工作。如果所谓的共享经济能如许多人预期那样发展起来,这些人的数量势必会增加。他们工作缺乏稳定性,往往收入也要少得多。

那些新兴国家就存在着正式部门——比如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和印度印孚瑟斯公司(Infosys)——员工与在非正规经济中工作的员工之间赤裸裸的收入不平等现象。但即便是在那些社会保障范围较广的发达经济体,员工获得的福利还远未实现平等。大型高利润企业的员工往往会享受到更好的医疗保健覆盖,更丰厚的退休金以及更多的培训机会。此外,一些福利——例如,育儿假——则取决于员工在公司内的资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