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印度卷土重来

新德里—印度经济正在回归。在数年令人失望的表现后,当局正在转向旨在提振年增长率至9%附近水平的政策,这也是印度在2004—2008年期间达到过的增长率。

这不是个容易的任务。印度有着诸多缺陷,也缺少很多维持快速增长必须的东西。

尽管印度拥有杰出的大学和技术研究所,但小学体系是场灾难。种姓制度劳动法阻止了有效劳动市场的产生。低种姓和某些特定“安排”(scheduled)部落的配额制影响了教育机构、政府就业甚至私人企业。将宝贵的预算资金转移支付给数以亿计的农村人口的民粹主义政策起到的最终效果是鼓励他们不再劳动、推高了工资,也破坏了国际竞争力。

诚然,官僚主义规则已不再像1991年以前的“许可证制度”(license raj)时期那样束手束脚。但商业活动仍因为各种限制和动作迟缓的司法体系而大受掣肘,后两者加上复杂的价格补贴,成了各级政府腐败的温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