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a health Kunal Patil/Hindustan Times via Getty Images

印度向抗生素耐药性宣战

金奈—去年,一位发生严重血液感染的30岁的教师来到我的急诊室求医。这位妇女因为严重胸部感染的发热而多次前往本地诊所治疗,我给她做检查的时候,她正在接受治疗血癌的化疗。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本能地,我用一种来自一组叫做“碳青霉烯”的药物的抗生素来治疗她的感染,这是一种强力抗生素,通常用于住院治疗。但在后续测试中我发现她身上携带一种对绝大多数抗生素都有耐药性的细菌。于是我别无选择,只能用据我所知效果聊胜于无的药物来治疗她;幸运的是她恢复了健康。

可惜,许多患者没有那么幸运。全球而言,很多住院的患者感染了抗生素毫无作用的细菌,而此前相对温和的细菌——如克雷白氏杆菌和大肠杆菌——已经变身为强力杀手,过去能够轻易遏制它们的药物现在已经束手无策。

抗生素与其他所有药物有一个重要且危险的区别:用的次数越多,效果变得越差。将细菌反复暴露在抗生素下,最终胜出的将是细菌。

每年都有大约750,000人死于抗生素耐药性(AMR)感染,而除非全球卫生界共同采取果断行动,这个数字还会继续增加。在难以获得所有国家详细可靠的报告的情况下,英国政府组织撰写了一系列AMR报告,根据他们的测算,到2050年每年将有高达一千万人死于AMR并发症。此外,“超级病菌”爆发的经济影响可能突破100万亿美元;受影响最大的将是低收入国家。

不平衡且不受监管地使用抗生素是造成AMR危机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在发达国家,医生对最基本的疾病(如普通感冒)也开出抗生素治疗。加强这些国家的抗生素处方监管——如几十年前的芬兰所做的那样——有助于降低抗药性。

但光靠这些规则是不够的,因为在许多发展中国家,抗生素不需要处方就能获得。医疗普及的不平等、过度使用以及糟糕的卫生设施令问题变得更加复杂。而农民用抗生素来加快鸡和其他胜出的生长的做法让耐药细菌有了新的进入环境的途径。

2017年,世界卫生组织为了克服这些挑战,将抗生素分为三类,并发布了指南指导每类药物应该如何使用以治疗21中最常见感染。比如,第一类药物应该做到患者随到随得,在开处方时优先使用。儿童呼吸道感染的首选药阿莫西林便属此列。第二类药物包括碳青霉烯类,从去年我的这位患者的情况看,它的效果越来越差。第三类药物包括粘菌素和其他“终极”抗生素,必须谨慎使用,只用于紧急治疗。

显然,指南是解决全球AMR挑战的重要的第一步。但政府、医学会和医院还必须致力于合作解决抗生素危机。印度医疗界正在朝这方面努力。2012年,印度医学会通过了《金奈宣言》(Chennai Declaration),作为促进抗生素管制的国家建议。去年,总理莫迪在其月度广播演讲中敦促医生加入《金奈宣言》。

尽管如此,AMR威胁仍然是实实在在的;遏制这一威胁需要共同努力。比如,在印度,我们必须实施由印度卫生部制定的监管措施,控制抗生素的非处方销售。世卫组织的建议应该强化对这方面的支持。

印度的红线(Red Line)运动则更进一步,要求仅供处方使用的抗生素用红色线标注,以遏制抗生素的非处方销售。

与此同时,发达经济体卫生界必须拿出政治意愿减少人们和农业中使用的非必要的抗生素。“终极”抗生素应该绝对禁止用于促进牲口生长,但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对现有做法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超级病菌应该让全世界医生和病人感到恐惧,但恐惧不应该导致不作为。下一次再遇到来我的诊室的可治疗感染患者,我需要确定我开的药有效果。患者的康复不能只靠运气。

Help make our reporting on global health and development issues stronger by answering a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http://prosyn.org/o98pSYi/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