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为什么印度应当废除议会民主制?

新德里——从英国继承的印度议会制充斥着低效率。按照威斯敏斯特的逻辑,人们选择立法机关组成行政机构,当行政机构无法在立法议会中获得绝对多数时,政府就此垮台,并引发新的选举。结果导致印度29个州议会每六个月就要举行投票,每一次投票在某种意义上都是就新德里政府举行的全民公决。简言之,印度随心所欲的多党派民主制已经成为常年投票的代名词。

印度最近一轮选举包括五个州的议会。总理纳伦德拉·莫迪领导的执政印度人民党(BJP)在印度最大的州北方邦胜出,那里拥有超过2亿人口,而且十五位总理中有七位都从那里产生——印度人民党还在相邻的北安恰尔邦获胜。而主要反对党印度国大党则赢得了印度西北部的旁遮普邦,并在果阿和曼尼普尔赢得了多数表决(虽然印度人民党通过结成联盟确保占据立法多数而最终在后面提到的两个州实现了执政)。

结果看起来喜忧参半。但印度的国家政治长期偏向于说北印度语的北部核心地带,而北方邦选民人数远高于其他四个邦的总和。因此,选举结果被誉为印度人民党的胜利,这再次肯定了莫迪的人气并维护其领导地位——包括对竞选活动本身。

事实上,莫迪亲自指挥了北方邦的竞选活动,并在议会代表瓦拉纳西这座传说中的城市。因为出席多项政治活动并在无数竞选集会上讲话,莫迪将他的政府形象——有些人甚至可能会说他自己作为总理的声誉——和选举结果绑在了一起。

他借此获得了超越现状的收益。北方邦的获胜对莫迪控制印度上议院至关重要,因为上议院议员是由州立法议会选举产生。最新选举结果也确保了让他自己的候选人于7月当选印度总统和8月当选副总统所需的立法票数。

但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印度常年竞选的一个明显缺陷是总理必须频繁放下作为国家领导人的身份而去扮演党派领导者。莫迪在竞选活动中不择手段,他陶醉于咄咄逼人的谩骂和随心所欲地对对手(包括我本人在内)发动党派攻击。这根本就不像政治家应有的素质,但却很快又将在年底前即将举行的新一轮选举活动中(包括莫迪的家乡古吉拉特邦在内)成为现实。

如果说有什么证据证明印度有必要实行总统制,那就是政府首脑每隔几个月就必须放弃职务责任为所在党派站脚助威的奇观。议会制不仅无法再对印度产生任何好处;甚至从来就没有适合过印度的条件。事实上,议会制造成了我们很多主要的政治弊端。

就像两百年前的美国革命者一样,印度民族主义者主要为“英国人的权利”而战,他们相信复制议会两院制可以体现并确保这一点。当前英国首相克莱门特·阿特尔特以英国宪法委员会委员的身份建议印度采用美国的总统制度时,遭到了该国领导人“毫不犹豫的拒绝。”阿特尔特回忆,“我当时觉得他们认为我提供的不是黄油,而且代替黄油的人造假货。”

但人造奶油可能更适合印度的素食口味。事实上,虽然议会制可以在大体同质化的小国很好地发挥作用,但针对印度这样一个大型、多样且难以驾驭的政体,议会制至少也是乱七八糟的。

这套体系的辩护者指出是它把印度融合在一起并赋予每位公民对国家政治命运的发言权。但任何形式的真正意义上的民主都能够做到这一点。问题在于哪种形式的民主更能确保有效业绩,而避免让政府不断陷入到琐碎的政治事务中。也许答案在于美国或拉美式制度,由直接选举产生的首席执行官——总统负责国家级事务,并由州长负责州级事务——在固定任期内履行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的双重职责。

直接选举的行政长官不会受到立法支持不断变幻的影响。他们可以任命有才华的官员内阁,并对任期的稳定充满信心。最重要的是,他们可以将精力全部投入执政,而不是耗散在政治扯皮之中。应当终结无穷无尽��选举循环。

在这样一种体系下,民众实际将票投给他们希望执政的人。总统于是可以声称代表印度大多数人的意见,而不仅是多数议员意见的反映。在固定任期结束后——比如印度国会议员目前的任期是5年——民众可以对领导人改善民众生活的效果做出评判,而不是如何保持政府执政。

当然,从某种意义上讲,民主本身就是目的。它关系到印度能否生存。多元主义是我们引以为豪的基本要素。但没有几个印度人对我们现有体系所施加的政治纷扰感到自豪。为应对挑战并满足世界1/6人口的需求,印度领导人必须建立能够促进、而非阻碍执政的民主制度。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向所代表的民众提供进步。

总统制能完成这项任务。它能让领导人专心代表民众,而不是把精力耗费在保住权力。有了更加广泛和可预测的选举循环,印度领导人就可以忘掉政治竞争的不快,专心致志地改进执政举措。这种焦点的转变就是总统制最好的证明。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