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papers and magazines on display at a newsstand Rajkumar/Mint via Getty Images

小报印度

新德里——当上个月54岁的宝莱坞超级巨星希里黛玉·卡普尔在迪拜一家酒店的浴缸里溺水身亡时,对她死亡悲剧的报道再次暴露了印度媒体的所有缺陷。希里黛玉息影15年后,在过去六年里以两部超级巨制成功地重返银幕,她在日常生活中与丈夫电影制片人博尼·卡普尔以及他们十几岁的女儿过着正派而传统的生活。她的衣着和行为方式都远离小报爆料和骇人听闻的炒作。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但希里黛玉之死却成为残忍报道的主题,尤其是在电视上,人们猜测在那扇关闭的浴室门后可能发生的故事,一名电视主持人甚至尝试制造一次浴缸溺水。一位因酷爱阴谋论而臭名昭著的政客竟然离谱到暗示谋杀行为。

欢迎来到印度非同寻常的媒体环境,俗称第四等级的媒体人同时扮演证人、检察官、法官、陪审团和行刑者。因为太多频道全天候竞争同一副眼球和目标收视率(TRP),电视新闻早已不再装作提供任何公共服务,而是明目张胆地追求感官刺激,而非内容。(印度电视恰恰体现了电视为什么被称为媒介:因为它既不稀有也不完美。)

纸媒体的情况也没有好到哪去。报纸在拥挤且快速变化的媒体环境中参与竞争,决定竞争节奏的不是他们而是电视:每天早晨,他们都必须打动头一天晚上刚刚看过电视的读者。因此,他们不提供背景报道和深度分析,而是爆出刺激淫乱或仇恨的头条新闻。

往最轻里说,结果也极其令人不安。填满播出时间最廉价的方式就是发表意见;大喊大叫的主持人能得到最高的目标收视率。这进一步强化了他们进行耸人听闻的猜测的意愿,就像此次希里黛玉事件所证明的那样,无论这种做法多么毫无底线。

更重要的是,通过爆料击败电视的冲动已经削弱了记者在调查真相及核实观点时开展尽职调查的意愿。上述对职业标准的侵蚀常常使纸媒体心甘情愿成为操纵“泄露”和恶意指控者的帮凶。事实、观点和猜测、报道和谣言以及来源信息和毫无根据的指控之间存在的区别——这些在世界各国都被不遗余地力灌输到新闻系学生头脑当中的原则和标准——在如今的印度媒体看来已经变得无关紧要。

极不情愿发布更正进一步恶化了对事实的随意态度。因此源源不断的未经证实、且令人毛骨悚然的头条能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就算刊登更正,也往往来得太晚太弱,无法真正恢复无辜者的声誉。

在妻子不幸去世后,我亲身体验到了印度媒体在这方面的残酷 ,过去四年,我反复经受着猜测、流言、指责以及更糟糕的攻击。媒体非但没有表现出在事关生死的报道方面负责任的克制和谨慎,反而肆意传播毫无根据的谋杀和自杀言论。

在有政治动机的爆料推动下,媒体对我妻子之死的审判尽一切可能拖延时间并最终酿成了一个奇观:以窥探隐私为目的的电视辩论制造出毫无证据的罪名和指控。恶意指控在被报道时从未经过任何批判;编辑们甚至从不质疑上述指控最基本的合理性。而且我的经历绝非独一无二。

人们对印度媒体的信任度不断下降,这一点毫不令人意外。一位朋友简单概括了问题所在:“我小时候,我父亲只相信印度时报的报道。现在,印度时报再登什么他都绝不相信。”

所有思维正常的印度人都应当为此感到忧虑,因为自由媒体是我们民主的生命线。新闻自由既是粘合我们国家自由之砖的砂浆,也是自由大厦中一扇打开的窗户。

新闻媒体本应让自由民众就谁来执政以及执政方式做出明智的选择。而通过批判地看待当选官员的所作所为(或不做为),确保执政者对选民负责本应成为媒体的任务。

相反,如今的印度媒体大肆报道对公共利益毫无影响的浮光掠影,且从未间断对表面文章和感官刺激的关注。他们这样做其实是在轻视公众话语权,逃避作为民主的促进者和保护者。不仅没有人呼吁控制新闻自由的乱象——没有哪个印度民主人士会呼吁控制新闻自由——但这却是公众对提高新闻水平的要求。

政府需要自由和职业的媒体来确保它的诚实与高效,媒体需要发挥镜子和手术刀的作用。一把钝斧发挥不了应有的社会作用。如果印度希望作为负责任的全球参与者和21世纪民主榜样而被认真对待,我们必须自尊自爱并为我们的所作所为负责。新闻业是其他国家窥视印度的窗口行业,无论公平与否,外界都会通过新闻业的现状对印度的现状作出评判。改革印度媒体将会是一个好的开端。

http://prosyn.org/YSS9vyE/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