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印度:神圣的牛和不神圣的政治

新德里—最近几周,印度的热门新闻读起来令人作呕。令人震惊的是,这些报道中的主角大多是和平的无辜动物——牛。

距离新德里一小时行程的一个小镇,一位男性穆斯林因为据传屠宰并吃掉了一只牛而被打死。牛是印度教的圣物。另一位男性因为被相信卷入了牛只走私而被村民袭击致死。还有一位卡车司机在查谟和克什米尔邦的乌德汉普尔(Udhampur)被杀,因为据传他参与了杀牛。三起死亡事件相隔不到三周。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公职官员也参与了行动。反对党国大党党员、卡纳塔克邦首席部长最近宣布他要吃牛肉,而执政党印度人民党的一位政客威胁说,如果他真的吃了牛肉,就要他的项上人头。

类似地,20名警察突袭了卡拉拉邦驻德里办事处的餐厅,因为它的菜单宣传“炒牛肉”。克什米尔议员、工程师拉希德(Abdul Rashid)因为举办“牛肉派对”,头上被涂满黑漆。印度人民党执政的哈雅纳邦首席部长哈塔尔(Manohar Lal Khattar)宣称居住在印度的穆斯林必须放弃吃牛肉。

当然,还有其他许多与牛无关的令人反感的排斥性报道。两位贫困的达利特种姓儿童最近在自己家中被烧死,纵火犯是高种姓暴徒。一位著名公共知识分子因为在孟买为一名巴基斯坦外交部前部长组织新书发布会而被喷了 一脸黑墨水。狂热印度教徒还席卷了板球协会(Cricket Control Board)会议,干扰板球协会讨论印度-巴基斯坦板球联赛事宜(目前已几乎铁定无法实现)。

但所有这些事件都没有被认为没有得到充分尊重的受害者——圣牛有害。事实上,总理莫迪的与印度人民党政权的一个标志性的狭隘成就是让牛重新成为政治斗争的武器。而最近的一连串袭击事件表明,莫迪治下的印度问题重重。

当然,牛在印度政治中早已占据特殊的地位——印度宪法有一个条款明确要求逐渐实现完全禁止牛只屠宰——大部分邦已经实施了这一禁令。

但是,在大部分印度的存在中,默认的观点其实是“各活各的”(live and let live)——你对牛肉的选择你自己定,让其他人也自己定。我本人是素食者,但我从来不会去考虑被人吃什么。在吃牛肉合法的地方,不但穆斯林和其他少数群体消费牛肉,许多较穷的印度教徒也消费牛肉,因为他们消费不起其他肉类。

但只有相对自由或温和的官员(包括早期印度人民党领导的联合政府)执政时才可能实现这一点。莫迪政府并不符合这一标准。相反,莫迪政府中充满了更关心别人嘴里有什么,而不是从自己嘴里说出什么的领导人。

莫迪政府让一种特殊的与印度沙文主义兴起,这种印度沙文主义积极的主张狭隘的信仰观。它不能被称为“原教旨主义”,因为 印度教是一种罕见的没有原教旨的宗教:它没有单一的圣经,没有单一的神,甚至没有“安息日”。事实上,吃牛肉的印度教徒可以和戒吃牛肉的印度教徒一样,在印度教的典籍中找到支持自己信念的内容。

相反,莫迪政府制造了一种主观不容忍的形式,拜印度人民党绝对多数地位所赐,其支持者将自己关于印度应该是什么样的观念强加给其他人,丝毫不顾这可能带来伤害。马哈拉斯特拉邦最近的牛肉禁令——这一禁令将威胁到一百万穆斯林肉贩和卡车司机的生计——在此前任何邦政府中都不会实行,也不会得到此前的新德里政府的支持。

这些禁令其实并不是针对牛肉,而是关乎自由。总体而言,印度人很有自由感,认为自己生活在有活力的多元社会中。如今,印度人民党的代表和追随者们正在挑战这一自由。

好消息是这样做的反作用已经出现。近40位著名作家和诗人返还了此前获得的地位崇高的印度文学院奖,以反对印度文学院和其他政府机构对于三维知识分子被杀事件无动于衷。嫌凶是印度教强硬派。一位顶尖科学家也效而仿之,返还了他的莲花装勋章(第三高的政府荣誉)。这些姿态彰显出印度沙文主义的爆发之势,莫迪的支持率开始下降。

当莫迪上台执政时,外国观察者赞颂他正好是印度实现其巨大潜力所需要的有商业头脑的果断的经济改革家。在选战期间,他似乎认识到,实现好的经济结果比政治身份政治更重要。他的政党在政治身份政治方面臭名昭著。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让很多人失望的是,莫迪没有拿出出色的经济表现,狂热分子胡作非为,劫持了他的发展日程。而他对这样的局面默不作声,这证实了许多印度人所担心的:他的经济口号只是用来保证权力的幌子。如今,权力正在成为让他成功崛起的印度教沙文主义者所追求的令人作呕的日程的工具。

因此,如今,政治分裂已经压倒了建设性经济决策。对印度来说,不幸的是,圣牛不消停,这一局面就将一直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