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on budget session displayed on billboard In Mumbai Anshuman Poyrekar/Hindustan Times via Getty Images

印度从权贵资本主义向耻辱资本主义之路

新德里—印度巫术快要回来了吗?随着当今全球经济的扩张,印度出口也开始加速,2016年11月废除大额面值钞票之举和去年7月所实施的新商品和服务税(GST)的消极作用则开始减退。由于源自高油价的宏观经济压力得到了缓解,资产价格暴涨后的急剧回调得到了遏制,印度眼看就要回归全球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行列。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但复兴私人投资、保持中期增长的关键是政府不可懈怠。特别是,经济决策者必须解决企业负债过度和公共部门银行资本不足的长期问题,即所谓的“双重资产负债表问题”。

在这方面,许多不堪重负的公司被迫根据2016年12月实施的新破产法来清算资产负债表,今年可能还会有更多公司破产。与此同时,政府也宣布了一份规模巨大的资本重组计划(大约相当于GDP的1.2%),旨在巩固公共部门银行,以使它们能够购销不良资产。

随着这些改革措施的推进,印度企业最终应能够恢复支出,银行也将再次能够给至关重要但目前负债沉重的基础设施和制造业部门提供贷款。印度的经济改革已经实施了很长时间。但如果能够不断取得成功,将给未来领导人提供很有价值的经验,让他们了解私人部门的合理作用(不光是在印度,也包括全世界)。

在印度,私人部门——以及广义上的资本主义——让人感到深深的矛盾。这其来有自,因为印度私人部门仍然承受着因20世纪90年代前的“许可证制度”(License Raj)所导致的耻辱。许可证制度因为繁文缛节和腐败而被历史铭记。时至今日,一些印度传奇企业家仍被认为完全依靠在印度关税和税收规则的细枝末节中八面玲珑发家,成功后又厚颜无耻地操纵关税和税收规则从中渔利。

一些私人部门的耻辱被20世纪90年代开始的信息和通讯技术(ICT)繁荣所清洗。ICT部门之所以能够发展起来你,是因为它和政府保持了较远的距离,而没有同流合污。印度ICT企业采用了典范式的治理标准,在国际证券交易所上市,在全球市场中壮大。与此同时,它们的扩张改善了印度资本的地位。

但在这个好资本主义的时代过去之后,耻辱卷土重来。在21世纪第一个十年中后段的基础设施繁荣中,公共资源被“租金制度”(Rent Raj)所俘虏,在这一制度下,地租(土地和环境许可)、次级地租(煤炭)甚至空气租(频率)都能用来巧取豪夺。此外,这一时期的基础设施是通过公共部门银行不计后果的鲁莽贷款提供资金,资源常常流向了风险较高、有政治关系的借款人。

结果,印度公众相信主要股东(“推手”(promoters))包赚不赔,而“有限责任”其实就是一点都没有责任。如今,迅速的技术变迁正在威胁ICT部门的业务模式——为外国客户提供廉价编程服务——就连印度“最干净”的资本主义行业也面临着治理挑战。

更广泛地说,可以认为印度已经从“权贵资本主义”变成了“耻辱资本主义”。在耻辱资本主义中,流行的“时代精神”绑架了决策者解决双重资产负债表遗留问题的努力,而这反过来又妨碍了增长。

事实上,大股东的债务可以用纳税人的钱来豁免,仅仅是这一思想,就造成了多年来的政治瘫痪。毕竟,为什么要让普通老百姓来承担“硕鼠”的负担,而让他们一路大笑着走进银行?

从这一背景出发,就更加容易理解为何印度经济改革要花这么长时间去实施、为何如此难以实施。政府既需要解决双重资产负债表问题,同时还要确保“推手”无法重新获得资产,从而推高财政成本。

印度的早期资本主义经验给了其他国家在技术巨头崛起时代应该汲取的教训。印度模式——即公共部门银行给私人企业贷款——危害甚深,难以取消,以至于公共部门银行本身丧失了大部分传统社会号召力。讽刺的是,在经历了一段漫长而难堪的权贵资本主义时期后,对印度来说,现在最好的事情是更多的资本主义——从银行开始。

本评论基于刚刚发布的《印度经济调查》。

http://prosyn.org/Fr6oYri/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