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印度神牛纠察队

发自新德里——印度政治总是不缺令人惊奇和惊恐的元素。而神牛纠察行动——一个近来开始在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政府领导下逐渐抬头的独特印度现象——的不断激增也不例外。

许多正统印度教徒,尤其是位处北部印度各邦的神牛带状区域(Cow Belt)的民众,崇拜牛并将其视之为gau mata,既“万物之母”,因为牛通过提供的牛奶维持人们的营养和生计——但牛肉除外。拒绝食用牛​肉在这些邦是普遍现象。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但这可不仅仅是某种个人选择。印度好几个邦已经通过法律取缔牛宰杀,有的甚至完全禁止贮藏和食用牛肉。屠宰和食用牛肉仅仅在印度29个州中的五个是完全合法的,而这些邦主要位于在南部和东北部。

在过去,相关神牛保护法的执行力度较弱,甚至没有;毕竟比起检查人们的厨房,印度警方还有其他事情要忙。但随着持有印度教沙文主义立场的印度人民党在2014年获得大选胜利,宗教必胜的浪潮席卷印度,不仅催生了新的神牛保护法,还爆发了强大的呼声要求严格执行。神牛保护协会(Gau Rakshak Samitis)重新兴起,而其成员有时会肆意赋予自己确保奶牛不宰杀或食用的权力。

更糟糕的是,神牛保护行动与印度社会的另一个持久和毁灭性的习俗实现挂上了钩:针对穆斯林和达利特人(以前称为“贱民”)的暴力行为。事实上,牛纠察行动维持最猖獗的神牛带状区域,也是对达利特的暴行最为集中的区域,其中63%的暴行都发生在四个州:北方邦,比哈尔邦,中央邦,拉贾斯坦邦。这不是巧合,因为它们正是人民党2014年竞选表现最佳的几个邦。

牛和贱民之间的联结是众所周知的。牛虽然神圣,但也不是永生不死的,一旦它们死了(一般基于自然原因),就得有人来处理它们的尸体。数百年来这项工作都归于达利特人,他们收集尸体,剥下牛皮并卖给制革商,把肉卖给(在合法地区的)穆斯林屠夫,然后把残骸埋葬或火化。这份活为达利特人这个本来在经济地位极为低下的群体提供了生机——也有利于许多不想沾手这份苦差的印度教徒。

但最近几起事件却动摇了这种社会分工的基础。在古吉拉特邦,4个达利特青年被神牛纠察队员剥光衣服,绑起来用铁棍殴打,指控他们杀了那头牛(事实并非如此)。在人民党统治的中央邦,两名达利特妇女被指控携带非法牛肉(其实是合法的水牛肉)而遭到袭击。在旁遮普邦,两个达利特青年因为同一“罪行”而被殴打和撒尿侮辱。一名16岁的克什米尔穆斯林男孩因为扒到一辆刚刚运送过牛的卡车上坐了一程就遭到了杀害。

类似的事件令许多并不像那些纠察队员那般崇敬牛的人们感到危机四伏,还导致对某些群体在经济上陷入了困境。

那些怀着崇敬之情精心喂养的奶农可能无力继续照料那些因太老而无法产奶的牛。在过去,他们会悄悄地把这些老牛卖给当地的屠夫或把它们运往屠宰合法的邦。但在当前的政治气候下此举变得太过危险,许多农民只能举债喂养老牛,而在印度已经越来越难以承载如此庞大的牛只数量。

此外,越来越多达利特人拒绝处理牛尸体。古吉拉特邦事件发生后,住在该地的一批达利特人宣布暂停承担他们的传统职责。 “如果你真把牛当娘来孝敬,”他们质疑那些上等种姓的印度教徒,“你为啥不亲手不把她埋了?”

那么当这一切发生时中央政府在干什么?最初,它并未谴责这些神牛纠察队。印度社会公正部部长——其主要职责是促进印度的达利特人的福利——对此表示遗憾,但并不是针对对纠察队的暴力行为,而是认为他们被不实传言所伤害了。

这种观点反映在政府对北方邦袭击事件的反应上,一名暴徒毒打一位穆斯林和并差点把他儿子打死,仅仅是因为他们怀疑他杀死了一头牛。当局不是立刻去维护受害者的权益,而是展开了取证调查研究他的冰箱里那块是否是牛肉(结果发现不是)。言下之意很清楚:只有在受害人实际上并没有杀死或吃掉一头牛的时候,暴力才是不正当的。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但在8月6日,总理莫迪终于打破了他个人在这个问题上的沉默,警告人们提防那些试图挑起社会冲突的假冒神牛保护者(Gau Rakshaks)。 “各邦应对这些人采取严厉行动,”他宣称。莫迪的话肯定让那些怀疑政府会愿意站出来反对自身同情者的人松了一口气。

然而与牛有关的私刑杀害在印度远未消失。如果贱民允许腐烂的尸体牛堆积在全国各地,也许臭味将最终压倒这些行为。但随着印度教沙文主义日渐强劲,许多印度人仍然得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捏着自己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