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令戈尔尴尬的真相

前美国副总统戈尔以全球变暖为体裁的电影即将在各地影院上映。《令人尴尬的真相》在美洲和欧洲引发的热评如潮,也很有可能引起全球公众的关注。但尽管这部影片到处充斥着刺激煽情的画面,却缺乏理性的论据来支持自己的观点。

《令人尴尬的真相》提出了三个要点:全球变暖是真实存在的;它将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解决全球变暖问题应当是我们的首要任务。但令制片们尴尬的是,只有第一点能够站得住脚。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很多有权有势的美国人根本不承认全球变暖趋势的存在,尽管戈尔逆潮流而动的勇气着实可嘉,但他关于未来灾难的说法却有极强的误导性。他最大的错误在于提出由于人类已经意识到问题的存在,在道德上就有采取行动制止气候变化的义务。这种说法不只是天真,甚至可以称为虚伪。

人类目前所知的大规模全球挑战,很多都可以轻而易举地解决。艾滋病、痢疾和疟疾每年夺去1500万人的生命,而这些疾病是可以预防的。营养不良困扰着一半以上的世界人口。8亿人得不到最基本的教育。10亿人无法得到干净的饮用水。

在面对这些挑战时,为什么要把防止气候变化作为我们的首要目标?戈尔对上述问题的回答根本经不住检验。

戈尔告诉人们冰川后退已经50年了。但他没说从19世纪初拿破仑战争后,冰川就一直在后退¾比工业二氧化碳开始排放要早得多。同样,他把南极洲看作煤矿里的金丝雀,但这同样是以偏概全。他向人们展示了南极洲气候大幅变暖的图片,但实际上变暖的面积只占南极洲总面积的2%,而对过去35年来占98%的变冷面积绝口不提。据联合国气候特别小组预测,南极洲的冰雪质量在本世纪实际将呈上升趋势。不仅如此,戈尔在指出北半球海洋冰盖不断融化的同时,并没有提到南半球的海洋冰盖正在不断增加。

影片中展示了海平面升高20英尺(7米)的可怕场景,佛罗里达、旧金山、纽约、荷兰、加尔各答、北京和上海的大部分土地都将被洪水淹没。真正的海平面高度不那么戏剧性吗?联合国气候变化特别小组认为本世纪海平面只上升了1-2英尺,而上世纪则升高了1英尺。

同样, 2003年席卷欧洲的致命热浪使戈尔得出气候变化将带来更多伤亡的结论。但全球变暖将减少低温造成的死亡人数,而这一数字在多数发达国家大大超过了由高温导致的死亡。仅以英国为例,估计死于温度升高的人数截止2050年将增加2,000多人,而死于低温的人数则将减少20,000人。

气候变化造成的经济损失在过去45年来显著增加,戈尔同样将其归咎于全球变暖。但这些损失全部或几乎全部来自于易受灾地区的人口和那里的财产显著增加。如果所有飓风袭击的都是今天的美国,那么造成最大损失的应该不是卡特里娜,而是1926年的一次飓风。如果把人口和财产的变化也考虑在内,那么洪灾造成的损失实际上还略有下降。

影片诱导观众得出这样的结论:全球变暖造成了飓风卡特里娜,戈尔声称温暖的加勒比海海水增强了风暴的威力。但卡特里娜登陆时,它并不是能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的五级飓风,而仅仅是相对温和的三级飓风。实际上,戈尔称全球变暖使飓风更具破坏力,这种观点并没有在科学上达成一致。戈尔自己所依赖的编剧就曾经说过:把卡特里娜灾难归咎于全球气候变暖是非常荒谬的。

说明了气候变化所带来的潜在灾难性后果,戈尔接着公布了他的解决方案:全世界都应该签署《京都议定书》,目的是到2010年将发达国家的碳排放量减少30%。

但即便所有国家都签署《京都议定书》,也只能将全球变暖的时间推迟到2100年,与不采取措施的情况相比仅仅推迟了6年,而每年的开销却高达1500亿美元。《京都议定书》不会使新奥尔良免受卡特里娜飓风的袭击,但改建和维护堤坝却可以收到这样的效果。在20世纪90年代戈尔大肆宣扬《京都议定书》的时候,我们却可以通过支持对飓风的防范来更好地利用资源。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实际上,真正的问题是合理利用资源。《京都议定书》无法阻止发展中国家遭受气候变化的沉重打击,原因再简单不过:他们的气候更加温暖,资源也更加匮乏。但这些国家所面临的迫切问题有些却是可以解决的。按照联合国的估算,每年只需750亿美元就可以为地球上每一个人提供干净的饮用水、卫生设施、基本医疗保障和基础教育,而花费却仅仅是《京都议定书》的一半。这难道不该成为我们的首要任务吗?

不久前的飓风令数千海地居民、而不是佛罗里达居民遇难,原因是海地更为贫困,无力实施最基本的防御措施。与疾病、饥饿和水源污染做斗争可以立即使数百万人从中受益,提高贫困国家生产力,打破贫困的怪圈。归根结底,这样做会使那里的居民不再那么容易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