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体面的工作还是下流的政治

达沃斯—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承诺联合国成员国“一个也不能少”。这一承诺的一个关键要素——也是国际劳工组织自身的议程之一——是人人获得体面的工作。如今,工人的不满和幻灭正在全世界通过选举表达,这一目标也变得无比重要。

今天,每一代人都会比前一代人过得更好——既包括社会方面,也包括经济方面——已经不再是理所当然的期望。对许多人来说,向下流动成为新常态。

因此,毫不奇怪,对全球化开展方式的长期发酵的不满以及对全球化收益的不公平分配的怨恨助长了最近席卷全球的政治反击。这一幻灭之所以产生,至少部分原因在于人们自身的工作经历,不管是被劳动力市场排斥在外、糟糕的工作环境,还是低迷的工资。

在世界上许多国家,包括一些欧洲国家,近几年来失业率持续高企。但即便有工作也无法保证财务安全:许多有工作的人知道自己的工作朝不保夕,工作品质也裹足不前,即使是总体经济指标正在改善的国家也是如此。

据上个月发布的国际劳工组织全球薪资报告《职场薪资不平等性》(Wage Inequality in the Workplace),2012年以来全球薪资增长有所减速,2015年从每年2.5%下降到1.7%——四年来的最低水平。如果剔除薪资增长非常迅速的中国,全球薪资年增长将从1.6%下降到只有0.9%。

工人的幻灭被另一个消息所深化:在他们的薪资增长缓慢或停滞不前的同时,富豪的财富大幅增加。国际劳工组织报告显示,尽管大部分国家几乎整个收入分布的薪资增长缓慢,但顶层10%薪资增长迅猛,最顶层1%的员工薪资增长更加迅猛。

在欧洲,薪酬最高的10%的员工平均而言获得了总薪资的25.5%,而薪酬最低的50%员工只获得了29.1%。新兴经济体顶层10%占总收入之比更高,比如巴西占35%,印度占42.7%,南非占49.2%。在欧洲,最顶层的1%每小时可以赚90欧元——比中位时薪高八倍,更是底层10%的平均时薪的22倍。

现在我们面临双重挑战:既要改善位于薪资分布下底端的大量人群的境况,又要创造足够多的高质量岗位吸收每年数以千万计的新晋劳动力大军。全球经济尚未从始于十年前的全球经济危机中完全恢复,战胜这些挑战绝非易事。

事实上,劳动力增长很有可能将继续超过就业创造。因此,国际劳工组织的《世界就业和社会展望——2017年趋势》(World Employment and Social Outlook – Trends 2017)预测,今年全世界将有略多于2.01亿人没有工作,2018年还有270万人将加入他们的行列。

世界需要更加可持续、平等、就业岗位充足的经济增长。成功的关键是有强大且重要的劳动力市场制度,而这又要依靠推动国际接受的原则和工人权利。

最低工资和集体议价可以在其中起到重要作用。过去几���中的一个令人瞩目的趋势是希望减轻不平等性的国家采取或提高了最低工资,最新加入其中的是墨西哥。而这一趋势还将继续:比如南非也在考虑采取全国最低工资制度。

这是好消息。最新证据,包括德国最低工资委员会(Minimum Wage Commission)的证据,表明设计合理的最低工资——满足工人及其家庭的需要,同时也考虑了经济状况——能带来收入分配底端的实质改变,而不会影响到就业。

国际层面也可以采取行动,如实施支持制度帮助推动与体面工作和经济包容性相关的重要目标。因此,国际劳工组织和世界银行启动了全民社会保障全球合作计划(Global Partnership for Universal Social Protection),旨在确保社会安全网——包括退休金和育儿、残疾和儿童福利——能普及全部人口,覆盖目前全世界得不到保障的数亿人。

扩大获得体面工作的机会时增劳动力市场参与度、让人们摆脱贫困、降低不平等性以及推动经济增长的最有效的方法。它应该成为政策制定的核心。否则我们将生活在一个狗咬狗的世界,有太多人没有归属感。只要看看今天的新闻标题就知道动荡和不安全会带来什么——以及已经带来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