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政治动荡时期的经济学

米兰—过去35年,西方民主郭嘉政治动荡急速加剧,其特征是执政党及其计划和哲学更迭频仍,部分原因是经济转型和困难。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在政治动荡制约有效决策的情况下改善经济表现。

在一篇最新文章中,本文作者之一(大卫·布雷迪)发现政治动荡加剧与经济表现下滑之间存在相关性,指出经济表现低于平均水平的国家,选举波动性最大。更具体地说,政治动荡对应着发达国家工业和制造业就业比例的下降。尽管下降程度各有各的不同——比如德国的下降程度小于美国——但这一模式是相当普遍的。

特别是过去15年来,日益强大的数字技术带来了“常规”白领和蓝领岗位的自动化和脱媒。机器人、材料、3D打印和人工智能方面的进步让我们能够期待可以自动化的“常规”就业岗位范畴还会继续扩大。

数字技术的崛起还刺激了公司有效管理复杂多源全球供应链,进而得益于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能力。随着服务日益变得可贸易,制造业占就业的比例持续下降,从1960年的40%降至目前的20%左右。但是,在大部分发达国家,可贸易部门并没有产生许多就业,至少不足以抵消制造业就业的下降。比如,在美国,过去二十年生产可贸易商品和服务的经济第三产业净就业创造量几乎为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