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捍卫国际正义

墨西哥城-在我2001年上任墨西哥外长不久后,一个前所未有的问题送到了我的办公桌上。一个在墨西哥用化名定居下来的前阿根廷海军军官,正被西班牙通缉,其罪名是种族灭绝罪、酷刑和恐怖主义。那名叫米格尔·卡瓦略·里卡多的军官,牵涉在1977年和1978年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臭名昭著的海军机械学校犯下的罪行。根据西班牙的起诉书,卡瓦略曾属于某个团伙的执行部门,该团伙积极参与绑架和折磨当时的军政府视为左派的人士。

摆在我面前的问题是,是否该把卡瓦略引渡到第三国西班牙,为他在阿根廷所犯下的侵犯人权的行为接受审判。若我签署了引渡申请文件,其意义将是突破性的,因为它将首次向世人昭示,如果司法公正在本国不可能实现,涉嫌侵犯人权者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面临审判。

对于我来说,做出这一决定是毫不犹豫的:所犯的罪行要求正义的审判。而卡瓦略在在西班牙比在阿根廷更可能被追究责任。当时阿根廷的大赦法保护他免受起诉。我签署了引渡申请文件。

自那时至今,许多方面取得了进展,以确保世界上最严重的罪犯不再逍遥法外。国际刑事法院启动了并开始运行,包括墨西哥在内的107个国家已经批准了设立该法庭的条约,并加入其司法管辖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