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克服公共部门合作问题

坎布里奇—如今,公私合作或协作广受关注。许多政企关系研究中心被建立起来,研究者在公私合作的设计、分析和评估方面也有颇有建树。甚至世界经济论坛也转变为“一个公私合作国际组织”。

当然,公私协作一直是过去250年中经济学的核心。开创经济学的亚当·斯密抱有乐观的信念:一只看不见的手会解决大部分协作问题;但干预时代的经济学家们发现了各种市场失灵、信息不完美和激励问题,这给了规则、监管和其他形式的政府和社会干预兴起的空间。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被授予奥利佛·哈特(Oliver Hart)和本特·霍姆斯特罗姆(Bengt Holmström),以表彰他们对契约理解的贡献。契约是私私协作的基本机制。

但对公公协作的关注要少得多。这相当令人奇怪,因为只要你在政府中供职就知道,协调公共和私人部门解决一个具体问题尽管复杂,但与理顺叠床架屋的政府机构相比简直可以说是易如反掌。

这个难点的原因就在斯密的看不见的手的另一面。在私人部门,拜三种互相交织的结构所赐,市场机制提供了自组织系统的要素:价格系统、利润动机和资本市场。在公共部门,这一机制要么不存在,要么与私人部门有很大不同并且效率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