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医疗卫生的“新疆”

北京—发展中国家在向快速增长(或者在一些国家,向快速衰老)的人口提供卫生服务方面似乎面临着不可逾越的障碍,特别是随着卫生体系变得日渐不堪重负、传染病和其他疾病日渐猖獗的情况下。由于在这些地区推广医药是多方面的挑战,因此最好由多方共同努力完成。

制药公司、政府、非营利组织和社区领袖之间持久的合作关系是帮助弱势群众克服健康挑战之所必须。这些方面应该齐心协力双管齐下,同时解决“硬件”因素(这些因素是固定的,比如到治疗中心的物理距离和延长的供应链)和“软件”因素(因地区不同而大相径庭的无形因素,比如家庭和文化信仰的作用)。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这些原则在中国农业省份新疆等地区特别突出,新疆人的预期寿命只有67岁(全中国水平是73.5岁),缺医少药抑制了新疆人的福利。新疆面积近65万平方英里,但只有2100万人口,其中许多人过着游牧生活。从经济角度讲,新疆的活力是中国经济增长战略的关键——它被视为中国的西大门。

但现实是,维持新疆人民和中国其他农村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和福利是一项艰巨的挑战。纵观中国农村,传染病的传播——特别是乙肝,影响人数高达数百万——显示卫生教育任重道远。卫生部的数据表明,2011—2012年传染病致死人数增加了9.5%。此外,中国医务人员严重短缺,每农村地区每1000居民只有1.3名医务人员为其服务。

免费药品只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我们需要超越捐赠和降价机制,建立拥有强大分配渠道和面向大众和医务人员的教育计划的可持续的卫生体系。没有这些,整个模式就会崩溃。

通过公私合作,我们可以利用独特优势、更好地扩大医疗卫生服务面。这能够造成一种共生关系,让政府、企业和地方社区都获得好处。

比如,诺华制药的新疆自治区“健康快车”便是由诺华公司和当地政府合作的旨在扩大药品覆盖面、建立医护能力、以及教育公众的项目。健康快车通过培训当地传染病防治医生以及为中小学生提供健康和卫生教育(通过流动教室逐校施教)达到这一目标。

在最近的新疆之旅中,我会见了不少来自农村医院的医生,他们都获得了健康快车的培训。他们告诉我,在过去,肝炎病人需要跋涉数小时才能到达城市医院获得诊断和治疗,许多无力前往城市的患者只能放弃治疗饱受病痛折磨。如今,有了经过传染病培训的医生,肝炎治疗可以在新疆农村地区实施,患者��效显著改善。

我还会见了位于新疆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城外农村地区的灯草沟学校的一些在校学生。这些学生对于可以将学到的新卫生知识带给家里人感到十分自豪。他们告诉我,在学习了吸烟对于健康的后果后,他们纷纷回家要求父母亲戒烟。

这些孩子与其他50多万名新疆孩子一起参与了健康快车的教育计划。我们把学校作为卫生教育的中转站,让学生担任他们家庭和朋友的健康大使,从而得以将卫生知识传播给更多的新疆游牧社区居民。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新疆的意思是“新边界”,而如今,我们在新边界的最深处向有限的资源和基础设施不足制约着居民获得医疗卫生服务的社区传播可持续卫生方案。这些多管齐下、便于传播的干预措施有助于填补发展中地区的空白。

但不管是公司还是政府,都不可能独立完成这一成就。它们需要齐心协力才能实现最好的可能结果。我们还必须找到扩大医疗卫生服务的万灵模式的想法,灵活调整方法,以确保与当地卫生当务之急和习俗习惯实现最佳契合。通过教育和预防、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建设和新型合作,我们可以继续改善新疆和其他地区的医疗卫生服务覆盖,提高整个发展中世界的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