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欧洲的A计划

发自法兰克福——时下欧洲的政客们正拼命地找人当欧元危机的替罪羊。德国责怪法国,反过来法国又埋怨德国。甚至连律师们都插一手进来,试图确定该货币联盟自身设计缺陷的法律责任应由谁来承担。

同时,随着危机加深,人们对欧洲货币联盟已经有了一个新的共识。根据这种观点,欧元的设计本身就出于轻率而不负责任的乐观主义——要不就是害怕随着柏林墙倒塌后的德国会执掌欧洲霸权。

这与事实相差甚远。制定欧元蓝图的对欧洲共同市场经济和货币联盟的报告于1989年4月就已经出台了,当时没有人(可能除了一些克里姆林宫的战略家)想到两德会统一。而且当时人们也对关于货币联盟的突出问题有透彻的了解,并从一开始就提出了对那些重大障碍的补救措施。

该报告——现在被称为德洛尔报告,这是用其主席雅克·戴洛尔(Jacques Delors)的名字为命名的——的起草委员会成员从根本上说还是一群相对保守的中央银行家,甚至连英格兰银行(BoE)行长都位列其中。而其内部讨论则突出了这个潜在货币联盟的两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