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社会投资革命

苏黎世—1972年尼克松访华期间,中华人民共和国首任总理周恩来被问及对1789年法国大革命的影响有何看法。据说他的回答是“现在说还太早。”

周恩来也许误解了这个问题(以为这指的是1986年5月的法国骚乱)。但他的回答倒是颇适用于最近改变了慈善界的革命。其影响可能极为深远——但需要一些时日才能被充分理解。

慈善界的攻占巴士底狱运动始于11月,由近30名亿万富豪,包括亚马逊的杰夫·贝佐斯、维京航空的理查德·布兰森和阿里巴巴的马云在内,宣布成立突破能源联盟(Breakthrough Energy Coalition,BEC)。BEC承诺采取“新模式”利用公私合作动员“对真正的面向未来的革命性能源方案的”投资。

此前不久,马克·扎克伯格和普利西卡·陈承诺将他们99%的Facebook股票(目前估值450亿美元左右)用于改善全世界新生儿状况。他们也强调“与政府、非营利组织和公司合作”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