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移民的好处

牛津/上海—如今在全世界各地兴起的移民争论反映了一个错误的假设:允许移民进入属于慷慨的施与——并且是代价昂贵的慷慨施与。但是,移民绝不是经济负担,反而使移民目的国的一个重要的经济机遇。对移民采取深思熟虑的长期方针的国家能够获得巨大的有形的价值。

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GI)的新研究表明,跨境移民——其中90%以上是因为经济原因——只占世界人口的3.4%,但贡献了将近10%的全球GDP。这些移民中有三分之二生活在发达国家,即生产率往往是最高的地区,因此他们的工作影响能得到最大化,形成影响深远的经济收益。各个技能层次的移民都能产生这一效应。

2015年,移民为全球GDP增加了大约6.7万亿美元——预计比让他们留在来源国的情形多出3万亿美元。从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的移民形成最大的生产率增幅,因此这些目的国收获了移民对全球GDP总贡献的90%。MGI估算,2015年移民为美国创造了2万亿美元,德国5,500亿美元,英国3,900亿美元,澳大利亚3,300亿美元,加拿大3,200亿美元。

migrants in labor force

即使是这样的估计,也有可能失之保守,因为移民还是重要的创新和企业家精神之源。他们可以在人口迅速老化的国家起到特别重要的作用,因为他们支撑了急需的劳动力增长,改善了老龄赡养比,也贡献了税收收入。

与流行的信念相反,通常移民不会挤占本属于土生土长的工人的岗位。许多移民之所以能在新社会生根,就是因为他们从事本地人不愿意从事的工作。大量研究表明,移民对于本土出生的工人的工资和就业的消极效应可以忽略不计,更不用说目的国的财政资源了。

研究也表明,在欧洲和北美,移民要比相同教育水平的本土出生工人收入低20—30%,即使是相同的岗位也是如此。移民比较难以有效地谈判工资——(比如)因为语言障碍或学历不受承认——因此国家最终会出现一个双轨就业市场。

这一不平等性超越了经济范畴。MGI发现,在18个主要目的国中,没有一个能够达到全方位的强大融合情况,但其中一些国家比其他国家情况更好。在所有顶级目的国中,移民不但比本土出生者面临更多的经济障碍;也很难获得高质量住房和医疗,他们的孩子也面临学习成绩差距。许多移民表示遭遇过歧视和不信任。所有这些都妨碍了移民为新国家做出贡献。

问题在于,许多国家的移民争论的起点和终点都是允许多少怎么样的人进入这一问题。很少有讨论能扩大到为这些移民创造真正的途径充分融合并让他们的经济贡献最大化这一问题。

将更多注意力和资源集中在融合上有助于新来者充分实现潜力——这一结果符合所有目的国的最佳利益。这样的措施能够改变移民以及将左右劳动力未来情况的第二代和第三代移民的生活。

在这方面,简单地将移民与就业挂钩的短期措施是不充分的。毕竟,在教育、住房、医疗和社会和公民生活上处于劣势的群体在劳动力市场上也总是处于劣势,即使国家采取措施让这一群体能够找到工作。

要让移民充分实现潜力,目的国必须采取全面的经济、社会和民事干预。此外,由于移民人口随时间而改变,这些干预必须是长期措施。它们最终的成功需要移民和东道国社区共同的参与。

地方组织和纽约、伦敦和柏林等门户城市在有效的移民融合方针方面已经起到了先锋作用。它们拥有抓住移民所带来的机遇所需要的深度经验和责任感。

这个机遇非常巨大。据MGI的研究,缩小移民和本土出生工人的工资差距至5—10%每年能给全球产出带来8,000至10,000亿美元的增量,还能带来额外的社会收益,包括贫起先锋作用的目的国的困率降低和生产率提高。

当然,移民确实给目的国带来了短期挑战和成本,特别是当他们以突发性大规模难民潮的形式涌入时。但这些成本远远小于移民的中长期收益——只要政府能积极支持融合。

在当今互联世界,移民是不可避免的。问题在于我们将营造一个孤立、不满、仰人鼻息的移民群体,还是一个强大的增长和活力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