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glitz304_STEFANI REYNOLDSAFP via Getty Images_imf STEFANI REYNOLDS/AFP via Getty Images

依旧跟不上资本管制节点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发自日内瓦—虽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行董事会上月批准的管理跨境资金流动政策修订框架扩大了各国限制资本流入的应用场景,却也不幸地过度束缚了它们的手脚且未能考虑到组织提供的建议究竟能否适应无数现实情况。因此尽管反复无常的资本流动已经对许多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构成了持续挑战,新框架却只会减少各国实现其社会目标的选项并可能最终导致全球经济变得更加不稳定。

之前那个2012年获批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框架——被称为“机构观点”(Institutional View)——认为只有当一个国家处于危机时控制资本外流才具有合法性,而对资本流入的管制也只应在国家经历外国资金激增时作为最后手段使用。这个机构观点其实是一个政治妥协,反映了一些赞成资本流动完全自由化的基金组织成员(包括一些大股东)与那些希望基金组织出手采取政策缓解波动的国家(涵盖许多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之间的深刻分歧。

一些国家反对机构观点并不是因为不同意它,而是觉得它“管得太宽了”。它们担心基金组织正在超越其章程(协定条款)规定的职权范围,该章程在资本控制政策方面给予了各国相当大的自由度,同时容许未来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董事会突然改变政策方向并试图限制各国的行动范围。

To continue reading, register now.

As a registered user, you can enjoy more PS content every month – for free.

Register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to everything PS has to offer.

https://prosyn.org/YWaTOo5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