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grenville2_Carol Smiljan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_argenitna Carol Smiljan/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IMF最终能在阿根廷身上汲取教训吗?

发自悉尼——阿根廷最近这场难以政治解决的外债危机有力地提醒了人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简称IMF)依然无力应对国际资本进出新兴经济体所产生的波动,同时点出了基金自身进行改革的必要性。

鉴于债务违约在阿根廷历史上多有出现,我们需要回溯至少二十年来帮助理解当前的状况。在199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里,阿根廷成功实施了固定汇率,IMF也认为这是遏制通胀的明智选择。事实证明这一手段非常成功,令阿根廷吸引了大量国际资本流入,使其能够为巨额外部赤字提供资金。

但到了1998年,在不利贸易条件,强势美元以及亚洲和俄罗斯出现资本流动危机的背景下,阿根廷比索的汇率看似有点高估了。人们感觉似乎应该在汇率制度中增添一点灵活性,但当时不清楚该如何实现这一点。无论对哪个国家来说脱离固定利率总会是一场苦痛的经历,有些大获其利,有些一败涂地。

与此同时IMF仍然同情阿根廷的困境,因为该国遵循了其建议且在华盛顿特区有人撑腰。阿根廷找不到什么理由去废除固定利率,于是决定继续坚持执行。对此IMF给予了慷慨的支持,并敦促该国采用其常用的通用政策处方:财政紧缩。

如果问题只是短期的流动性困局,那么紧缩可能会奏效。但阿根廷已经借贷过度,以致其贷款人意识到其汇率制度是不可持续的。于是在2001年12月IMF不情愿地终止了对它的支持。随着经济陷入混乱,时任总统费尔南多·德拉鲁阿(Fernando de la Rúa)竟戏剧性地乘坐直升飞机逃离了总统办公室。在银行纷纷倒闭,失业率高达20%,GDP下降28%的情况下,该国宣布债务违约

到了2010年,混乱已然平定,外债也重新排期偿还。随着商业导向的新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Mauricio Macri)于2015年上台,这个周期或许能重新启动。这一次在阿根廷IMF的敦促下采用了完全浮动汇率。随着外债逐步分期偿还,外资再次流入。投资者甚至再次愿意在这个过去两个世纪中出现过8次主权违约的国家手中购买100年期债券。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只要国际环境保持良好,投资者的热情和国内政治蜜月就会持续下去。但当2018年资金流入量下降时,IMF不得不再次介入,拿出惊人的500亿美元贷款计划(后来提高到570亿美元)来弥补外部资金缺口。

但这次外部资金问题依然不是短期现象,阿根廷选民也很快开始对IMF所要求的改革感到愤怒。随着外债累计超过1000亿美元且基金的大部分资金已经到手,阿根廷于上个月底宣布要对债务进行单方面“重新配置”。

对于阿根廷人来说,这是一个令人沮丧的消息;对IMF而言,它代表了一项基本政策的破产。现在各界都明显认识到财政紧缩和浮动汇率并不足以应对资本流动波动。唯一的问题是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不仅仅是为了阿根廷这个导致IMF奋力挽救其贷款计划的国家,还有基金本身。

首先,IMF必须设计出更好的方法来解决不可持续的主权债务负担。不可持续的国内债务一般可以通过重新排期偿付或破产来解决,但国际债务则是另一回事,而IMF在这方面的记录还有很多不尽人意之处。在1998年亚洲危机中该基金强烈抵制债务重新安排。在2010年的希腊危机中它允许债权人(主要是外国银行)保护自己避免为自身当年的愚蠢行为负责。在阿根廷事件中,它拒绝利用其影响力来压制那些曾推翻2010年债务重新安排方案的趁火打劫型债券持有人,即使自己已经推出了一项大规模贷款计划。

其次,IMF应该正视这样一个事实:对于脆弱的新兴经济体而言,不受约束的国际资本流动实在太过反复无常了。作为资本管制的长期反对者,它总是后知后觉——且毫不热心地——为“资本流动管理”背书,但也只是在其他所有措施(也就是痛苦的紧缩)都已用尽时留作最后一招。

对于许多新兴经济体而言,流入限制应该是日常工作而非政策工具箱的底层工具。当各国将这类限制应用于变幻无常的投资组合流入时IMF应当给予支持。新兴经济体不应仅仅为了取悦外国投资者而出现大量外部赤字,因为当情况发生变化时,大批撤离的也会是同一批人。

第三,当市场波动明显具有破坏性时,IMF应该积极推动对汇率市场的干预而非不情愿地加以容忍。许多亚洲经济体已经证明了有原则的市场干预所带来的好处,基金也应借助这些地方的经验制定相关运作指导。

第四,IMF股东需要审查其组织的内部治理。组织中某些较大成员的政治利益诉求似乎总能占据上风,而阿根廷项目仅仅这一系列决策中的最新一项,同时笨拙不灵的执行委员会基本上只能靠边站。

传统上,阿根廷总能在华盛顿特区获得优待(相对于1997~1998年间的亚洲危机国家来说)。这项500亿美元计划的迅速批准以及随意扩大至570亿美元的做法加深了这样一种印象,即该国尽管长期无法管理其债务,但仍能享受特殊待遇。

可当一切已成定局后,受到指责的会是受害者。阿根廷的政治和治理缺陷将被视为问题发生的证据,而且也不乏正当理由,但这不是重点。IMF本来就是要在充满挑战的环境中运作,而为了有效实现这一点,它必须与陷入困境的阿根廷经济一起进行改革。

https://prosyn.org/YEIFwwLzh;
  1. bildt70_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_trumpukrainezelensky 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Impeachment and the Wider World

    Carl Bildt

    As with the proceedings against former US Presidents Richard Nixon and Bill Clinton, the impeachment inquiry into Donald Trump is ultimately a domestic political issue that will be decided in the US Congress. But, unlike those earlier cases, the Ukraine scandal threatens to jam up the entire machinery of US foreign policy.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