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依然误解了欧元危机的IMF

发自华盛顿——今年七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下属的独立评估办公室发布了一份关于2010年后基金组织如何应对欧元危机的重要报告。虽然这份报告的目的是对基金过往的行为提出批评指正;但是跟以往该组织发布的许多自我评估一样,它忽略了许多实质性问题。

具体来说,独立评估办公室认为基金组织被欧洲利益绑架了——这不足为奇,因为基金组织执行委员会中有1/3是欧洲人。此外,基金组织错误地假设“欧洲是不同的”,并认为“欧元区内部不会出现突然崩盘状态”。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金融危机中的政府当局必须迅速采取行动以解决导致金融危机的根源并恢复信心。美国政府在2008年危机中正是采取了这个做法;而欧洲领导层却乱成一团——但独立评估办公室并未在报告中提及这一点。

同时,独立评估办公室的报告未能评估国家货币基金组织应对方案的有效性。以希腊为例,基金组织对当地局势的反应明显不足。 2009年时希腊预算赤字相当于GDP的15%;参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项目后的2010年赤字有所下降,但仅跌至11%。与此同时,波罗的海三国 ——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在2009年就将预算赤字成功缩减至相当于GDP的9%了。

长期以来,基金组织和欧盟一直对许多欧盟国家过度的财政负担视而不见。基金组织对希腊宽容是因为希腊是欧元区成员;但这种偏袒是没有道理的,也最终付出了代价。2010年以来,希腊公共支出与GDP的比率在50%至59%之间波动,产生了巨大的债务负担并阻碍了该国的经济发展。相比之下,德国和英国就将公共支出合理控制在了相当于GDP44%的水平。

独立评估办公室的报告忽略了这一点而转而关注重组公共债务从而使其具备可持续性的需求。但这并不一定适用于2009年的希腊,虽然其公共债务与GDP的比率高达127%——但并非不可持续。希腊的债务水平是在2010年5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融资计划执行完毕后才出现猛增并变得无以为继的。倘若这是必需,那么在2015年年底意大利的公共债务相当于GDP的133%而葡萄牙则为129%,试问这两个国家现在也得被迫进行债务重组吗?

欧洲经济增长缓慢的原因是因为税负过重且过度管制。相对于债务重组,针对欧洲国家的指导方针更应注重于放开劳动力,产品和服务市场;意大利,希腊,西班牙和葡萄牙等南欧国家应该扩大中等教育和职业培训。波罗的海各国的例子也显示更迅速的财政调整是可以推动结构性变化的。

但独立评估办公室的报告显示决策者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对近几年欧洲经济监察行为绩效的任何评估都应该质问为何希腊危机会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近两年后的2010年春才爆发。答案是当欧洲央行用廉价流动性冲塞欧元区各国之时,这些政府都放弃了认真改革的决心,转而大肆挥霍。

这一方面是因为2008年秋天20国集团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基金共同发出了实施债务融资型财政刺激政策的绝望呼吁。欧洲国家群起响应;但这种赤字开支并未刺激经济增长,反而危害了多国的金融稳定。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27个欧盟成员国中至少有八个需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融资和重组方案。

其中最明显的教训应该是金融不稳定状况下的财政扩张是无法刺激经济增长的。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被其凯恩斯主义正统教条所蒙蔽,至今仍然拒绝承认这一事实。

许多欧盟国家之所以弱不禁风,是因为它们在危机前繁荣时期的预算赤字累积了过多不必要的公共债务。截至2007年底,欧元区平均公共债务相当于GDP的65%,比《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规定的欧元区成员国家资格上限还高5个点。法国,德国和意大利在2003年对马斯特里赫特规则的违犯和随后的“改革”就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这一点,基本上让这一规则变成了一纸空文。

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这些国家肆意践踏公共债务规则的行为却视而不见。事实上如果比较一下基金自身与其内部监察机构的立场,你会发现它们惊人地相似,令人不禁对独立评估办公室在撰写这份报告时的独立性表示怀疑。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及其独立评估办公室都在它们各自对欧元危机的官方回应中忽略了同样的核心问题。一场金融危机应该迅速采取行动来应对,同时主要通过削减开支的方式来大幅削减预算赤字。快速的财政调整措施能推动经济结构改革,从而催生更快的经济增长。

人们过去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英文首字母缩写非正式地理解为“主要是财政(It’s Mostly Fiscal)。”在经历了欧元危机的应对失误后,该组织应承认该是回归本源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