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想象一个新布雷顿森林

奥斯汀,德克萨斯—2008年金融崩盘要求全球金融体系降低贸易失衡、遏制投机性资本流、防止系统性传染。当然,这正是最初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目标。但这一体系如今无法生存,也不值得追求。那么,可能的替代方案是怎样的?

1944年的布雷顿森林会议上,两个人和他们的观点发生了碰撞:美国总统罗斯福的代表哈里·德克斯特·怀特(Harry Dexter White)和代表衰落的大英帝国的约翰·梅纳德·凯恩斯。怀特提出的机制基于战后美国的贸易盈余,美国用这一盈余让欧洲和日本美元化,作为交换,欧洲和日本默认美国货币政策的完全自由裁量权。毫不奇怪,这一机制取得了胜利。新的战后体系奠定了资本主义全盛时代的基础——直到美国失去了盈余、怀特的安排崩溃。

在过去十年,有一个直观的问题被反复提及:凯恩斯被否定的计划会更适合2008年后的多极世界吗?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2009年初提出了这一问,痛惜布雷顿森林没有采取凯恩斯的方案。两年后,时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 Kahn)被问及如何看待IMF在2008年后的角色。他回答说:“凯恩斯在60年前就预见到我们需要什么,但他太早了一点。现在是时候了。并且我认为我们已经准备好这样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