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非自由停滞

发自纽约——今天,在冷战落幕了1/4个世纪之后,西方和俄罗斯又再次爆发了冲突。但这一次,至少在一方面,冲突更加明确地涉及地缘政治权力,而非意识形态。西方以各种手段支持前苏联地区的民主运动,毫不掩饰对各种“颜色”革命的热忱,让盘踞多年的独裁者让位给那些更能为人民负责的领导人——虽然不是所有人都能被最终证实为坚定的民主主义者。

目前依然有许多前苏联集团国家陷于俄罗斯总统普京这类专制领导人之手,而这些人也已学会了如何维护比其共产主义前辈更具说服力的选举假象。他们在实用主义(而非一些普适性历史理论)的基础上兜售自己的“非自由民主”制度,并声称自己在完成工作方面更具效率。

他们在挑动民族主义情绪和绞杀异议时确实高效,但在培育长期性经济增长方面却效率较低。曾贵为世界两大超级大国之一的俄罗斯目前GDP相当于德国的40%,比法国的50%多一点。预期寿命排在全球第153位,排在洪都拉斯和哈萨克斯坦后面。

在人均收入方面,俄罗斯目前排名第73位(按购买力平价计算)——远低于前苏联的中东欧卫星国。该国的工业已经破产:其出口绝大部分来自自然资源。它并未演化出一个“正常”的市场经济,而是成为一种特殊形式的裙带资本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