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今世界的无知

纽约——柏拉图认为无知是一切罪恶的根源,而他对无知反义词知识的定义我们今天还在沿用。柏拉图认为知识是“合理的真实信念”。反省二十一世纪无知所带来的危险能让我们意识到这个定义的宝贵。

柏拉图认为“了解”事物必须满足三个条件:所涉概念必须是真实的;我们必须相信(因为如果我们不相信这是真实的事物,就很难说得上了解);还有最微妙的一点就是必须合理——我们必须有理由相信概念的真实性。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以我们都认为了解的事物为例:地球(大致)呈圆形。这在天文学上属于事实,特别是因为我们已经把人造卫星送入轨道,亲眼目睹了我们的星球呈圆形。绝大多数人(除认为地球是平的狂热份子外)也相信地球呈圆形。

这种信念的理由是什么?如果有人问你为什么相信地球是圆的会怎么回答?

显然可以从上面提到的卫星图片开始,但接着我们持怀疑态度的对话者就会理所当然地问我们是否了解图片的出处。除非你是航天工程和图像处理软件的专家,否则你可能感觉很难说清。

当然,你可以转而拿出地球呈圆形的传统理由,比如日蚀和月蚀期间我们的星球在月球表面投射出圆形的阴影。自然,如果对方向你提问,你必须能够向他解释什么是日蚀和月蚀,你是怎么知道的。这样你很容易预见到结果:如果刨根问底,多数人在柏拉图的意义上对任何事物都并不真正了解。换句话说,我们远比自己意识到的更加无知。

柏拉图的老师苏格拉底坚持自己比德尔斐神谕更有智慧,因为后者声称自己是无上智者,而苏格拉底却与多数人(包括雅典当局)不同,清楚自己并不是无所不知。苏格拉底的言论众所周知地惹怒了雅典当局。无论苏格拉底的谦卑是表里如一还是让当权者付出代价的秘密笑话(在上述当权者厌倦了他的大不敬将他处以死刑之前),关键在于智慧的起点在于承认我们其实一无所知。

由此就引出我们这个时代的无知悖论:一方面,我们不断受到各路专家意见的轰炸,不管在名字后面有没有博士头衔,他们都不断向我们灌输“正统”想法(尽管他们很少提及个中原因)。而另一方面,绝大多数人都不具备施行谬论检验(更礼貌的说法是批判性思维)这门古老而重要艺术的能力,而这种能力在现代社会中是如此重要。

你可以从另外的角度思考这一悖论:我们生活的时代可以通过电脑、智能手机、电子书写板和图书阅览器不断实时获得以信息为载体的知识。可我们仍然缺乏反思这些信息的基本能力,无法拨去表面的浮土找到真正的黄金。我们是被铺天盖地信息所包围的无知愚民。

当然,也许人类向来缺乏批判性思维。因此我们一次次被说服支持非正义战争(更不要说为此丢掉性命),或者投票给主要目标似乎是尽可能为富豪聚敛财富的人。如此多人也因此被主张顺势疗法的“医生”卖给他们的极其昂贵的糖衣药丸所欺骗,我们也因此在孩子是否接种疫苗的问题上听从名人(而不是医生)的建议。

但从来没有哪个时代像互联网时代那样迫切地需要批判性思维。至少发达国家的问题不再是信息获取,而是不具备处理和消化这些信息的能力,落后国家也越来越多地面对这一问题。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遗憾的是,大学、高中甚至是小学都不太可能自发地推广批判性思维这项入门必修课。教育越来越转化为一种商品制度,其中的“客户”(也就是之前的学生)满足于在修习个性化课程的同时为就业市场做好准备(而不是准备成为负责任的人和公民)。

这种状况可以而且必须改变,但这需要发起草根运动,运用博客、在线杂志和报纸、读书会和见面会、以及推广教育机会,发展批判性思维能力的其他任何方法。归根结底我们确信一点:未来属于我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