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欧洲的麻烦

纽约—根据最近的民调,本月晚些时候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的大赢家将是右翼民粹主义政党,他们的共同特征是讨厌欧洲联盟,其中比较著名的包括法国的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荷兰的自由党(Freedom Party)和英国的独立党(Independence Party)。尽管欧洲右翼怀疑派可能无法赢得多数席位,但其汇总后的力量将给欧洲的统一制造严重掣肘。为何这一带着如此高的的期望始自二战后的工程会遭遇如此巨大的抵制?

欧洲右翼民粹主义的成功不仅来自对欧盟的不满,也来自对自由派/左翼精英不满情绪的激增,后者被指为许多忧患的原因:移民问题、遭受挤压的经济、伊斯兰极端主义,当然还有被指主宰布鲁塞尔的“欧洲官僚体系”(Eurocracy)。正如美国的茶党(Tea Party)选民,一些欧洲人表示他们的国家已经从他们手上被夺走了。

面对着日益被大公司和身份不明的国际官僚所统治的世界,人们油然感受到一种政治无助感。民粹主义的吸引力就在于其宣称,如果我们能够再次主宰自己的地盘,一切都必然会变得更好。

受到打击的不仅仅是对欧洲机构的信心,还包括从两次世界大战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自由派/左翼共识。1945年后,基督教和社会民主党有一个共同理想——和平、统一的欧洲,欧洲大陆团结论——对经济平等、福利国家和文化多元主义的承诺——逐渐取代了民族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