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奥运价值之愚

纽约—俄罗斯索契冬奥会的筹备工作靡费甚巨并且腐败横行,这应该不会让任何人感到吃惊。尽管如此,其过分的程度仍让人咋舌。在亚热带黑海度假胜地索契建造冬季运动雪道、冰场、道路和场馆的花费远远超过了500亿美元。批评者说其中有一半被总统普金的人私吞和吃回扣了,他们大多“恰好”地赢得了最肥的合同。

一位名叫莫洛佐夫(Valery Morozov)的俄罗斯商人批评者指出,普金本人办公室的官员也要求吃合同回扣。在被告知他会“死无葬身之地”后,莫洛佐夫逃离了俄罗斯。

但对于俄罗斯这样的大企业、有组织犯罪和政治互相交织的国家,你还能期待什么呢?并且,抛去程度问题不谈,俄罗斯也绝不是唯一一个在举办奥运会、一级方程式锦标赛(今年晚些时候也将在索契进行)和世界杯足球赛期间横生贪污腐败的国家。

还有一个问题是东道国的法律极不合理,这会让国际体育盛事变得极不体面。1936年柏林奥运会开幕时,纳粹德国存在赤裸裸的种族法律;2008年的中国也压制言论自由。俄罗斯则存在“同性恋宣传”禁忌——普京所提出的这项法律不仅荒谬可笑,而且往往会被滥用,任何被认定对体制心存不满的人都可以借这部法律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