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从左到右阅读以色列

纽约—以色列现任政府及其西方支持这十分矫健地斥对以色列的批评为反犹主义。这可能不准确,也是自私的,但并不总是错的。

以色列正确地指出,欧洲的公共观点——在很小的程度上,美国也是——倾向于大力抨击以色列在加沙的暴行,而不去指责中东其他地方穆斯林针对穆斯林的更加血腥的暴力。

这可以用一个事实来解释:以色列受西方政府支持,还得到美国纳税人的慷慨解囊。对于伊朗毛拉和叙利亚暴徒的行径,公共的愤怒没有什么效果。但以色列是“我们当中的一员”。

平心而论,过度热衷于谴责以色列、将以色列的暴力与纳粹的大规模屠杀简单地相提并论有急于摆脱愧疚包袱之嫌。几十年来,欧洲有一种集体愧疚,觉得应该为此前对犹太人所做的事感到羞愧,如今,人们终于可以带着幸灾乐祸的心理说,犹太人也可能是杀人犯。但是,尽管这不太合适,却并不一定是反犹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