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美国的末期帝国主义难题

纽约—美国总统奥巴马正在遭到抨击,说他作为总统表现太软弱,领导着一个撤退中的厌战(甚至厌世)的美国。抨击者有强硬自由派(或多或少左倾或走中间路线),也有右翼积极干预主义者。

不管左右,奥巴马的批评者认为美国有向世界施加意愿的独一无二的使命。唯一的区别在于左翼用民主和人权论证自己的观点,而右翼不需要任何论证,因为毕竟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无论如何,美国应该强力领导世界的前提建立在这样的观点上:没有仁慈的超级霸权充当世界警察,世界就会陷入混乱,就会有邪恶势力主宰世界。这一观点在保守派外交政策思想家罗伯特·卡甘(Robert Kagan)的最新文章中表露无遗。

卡甘的论点是,没有强大的美国的领导,就不可能依靠其他国家的负责任的行为。与其他鹰派一样,他警告说,不仅独裁一有机会就会作恶(这个警告相当靠谱),民主盟国也需要稳固的霸权力量使其各就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