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伪善与战争

墨尔本——

全世界都痛恨伪君子。当国家鼓吹空口无凭的美德,或为盟友,贸易伙伴和共同教友设置比其他人更低的障碍时,等着他们的就只能是愤怒与拒绝合作了。国际决策是一个脚踏实地,玩世不恭的正事,但容忍双重标准也是有限度的。

 俄罗斯发现它将责任推给保护主义,并试图证明其在2008年曾入侵格鲁吉亚。当时它仅针对选举产生的赢家,可2006年加沙地带给哈马斯的投票却并没有这样,而美国和欧盟的民主推进运动却贻为笑柄。核武器国家继续痛苦地获悉,当他们延缓裁军时,加强不扩散制度简直是一个艰难的差事。

而2003年入侵伊拉克是一个礼物,这让世界上的不满者源源不绝:只有按你说的办时才接受安全理事会,而相反就忽略或破坏它,这样是不可能促进有合作规则的国际秩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