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我们信奉的人类变化

蒙特利尔——蒙特利尔最近召开的研讨会向高中生和大学教授提出了如下问题:“您认为人类是否还在进化?”约有80%的受众答案是“否”。其实,人们普遍认为有了多元化的文化和精密复杂的技术,人类已经成功地摆脱了自然选择。

但最近的研究却得出了相反的结果。文化不仅不能使人彻底摆脱进化的压力,反而会产生新的进化因素。比方说,乳糖消化基因更普遍地存在于一直饲养奶牛并饮用牛奶的人群中。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进化生物学家斯蒂芬·斯特恩斯及其同事在《自然遗传学》《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登载科学评论,证明现代人仍然无法摆脱自然选择的进程。他们的结论有大量族谱、包括延绵数百年的教堂和国家医疗记录为证,因此说服力很强。

其实,最近的证据表明进化过程并不像原来所想的那样需要几千年才会显现,而是最快只需要几代人就可以看出效果。短期内的进化演变,或者叫“现代演变”并没有惊人之处,人类并不会在经过几代人的繁衍后就长出翅膀。相反,这些进化影响很难被人察觉,因为人类的遗传基因组成会悄然发生变化。

现代进化需要满足特定的条件。首先,人群中必须包含特征及特质各异的人。另外,不同个体必须表现出不同的生存率,生殖成功率(LRS)——也就是有生之年繁衍后代的总量就是其中最重要的指标。这些条件从根本上相互联系:某种特质者的不同数量导致生存率有所不同。

经过几代人的繁衍,这种关键联系会改变具有相关特质者的平均数。打个比方,如果体格强壮的人比体格瘦小的人繁衍出更多的后代,那么体格强壮的人数将会增加,从而提高人群中个体的平均健壮程度。当某种极端特质的人明显受青睐时发生的变化最为显著,从而推动人类整体向那个方向进化。

普遍的人类特质往往与生殖成功率密切相关。打个比方,年轻时就生育的人往往会有更多的后代,因此自然选择往往有利于早育的父母。高个女性的生殖成功率通常较低,而高个男性则相反。

最近的一项研究中,心理学家马库斯·约凯拉和及其同事进一步拓展了这种联系,从而将生殖成功率与个性挂钩。约凯拉认为,性格外向、开放、较少焦虑的男女在面对选择压力时更加从容。另外,性格随、不斤斤计较的女性具有更强的生殖力,而上述特质对男性的生殖成功率没有任何影响。就连收入和财富等特定的文化特质都会影响到生殖成功率:对男性的影响是积极的,对女性则正相反。

但选择压力转化为进化演变还需要另外一个关键元素:显性的特质变化至少应当部分归结于基因的不同。其实,只有当相关个体相似度具备遗传基础,而并非仅仅是共同环境使然时进化才成为可能。

比方说,兄弟姐妹不一定非要一起长大才会表现出进化相似度,而这要归功于他们共同的基因。即使牵涉到形态、个性和性成熟及生殖力等各项生活史特征,相关的个体相似度往往可以找到遗传原因。

发生短期进化演变的条件同样存在于人群中。但鉴于包括共同文化或环境——或随机因素(“基因漂变”)在内的多重原因均可造成某种特质随时间推移发生可以衡量的变化,因此证明这种现象的研究非常罕见。区分各种变化的来源是人类今天所面临的挑战。

最新研发的统计工具终于让实现这一目标成为可能。我和我的同事们利用更复杂的方法准确地分辨出基因的变化,从而证明了过去140年在魁北克的小部分孤立人群中出现了朝向初产年龄较低者的进化转移。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这项发现撼动了另一项根本性的神话:那就是进化改变必然有利于整个物种。其实,进化只是简单地增加了平均个体的生殖成功率——而且可能造成破坏性的人口后果。因此,在现代进化发生时,一味地适应或许并不能带来更好的生活。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