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容克之外

伦敦—欧盟似乎一次只能专注一个问题。这个夏天,问题是谁将继任巴罗佐(José-Manuel Barroso)出任欧盟委员会主席。英国首相卡梅伦陷入了一场苦斗——他要阻止卢森堡人、极端联邦主义者容克(Jean-Claude Juncker)获任。

欧盟委员会主席毫无疑问是一个重要岗位。欧盟委员会在提议新法律方面仍拥有垄断权,而委员会主席在这一方面影响力很大。但眼下,新立法对欧洲来说是一种奢侈品。摆在欧洲领导人面前的不是思索(比如)在欧盟出售的剪草机令人兴奋的新特性,而是必须完成的三个紧迫而互相关联的任务。

第一是政治任务。在最近的欧洲议会选举中,四分之一英国和法国选民支持了不赞成进一步一体化、以重建独立成员国组成的欧洲为目标的政党。甚至在德国,欧洲怀疑派政党也出人意料地表现抢眼。中左翼和中右翼联邦主义者的应对办法是携手确保容克获得多数优势。

这不是一个稳定的结果。欧洲理想捍卫者需要更直接地面对批评,发出令人鼓舞的反驳,而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只知道抓住一切机会传播“更紧密的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