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如何担忧

哥本哈根--人们自古以来就担心地球的未来。我们一度相信天会塌下来。后来我们担心地球可能会冻结,后来又担心电脑千年虫爆发从而科技陷入停顿。

这些担忧都化解了,但是当今世界有许多实际紧迫的问题。只要考虑一下环境问题、管治问题、经济、医疗或者污染,你就会有许多担心的理由。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但是,不幸的是,我们趋向于只是关注地球的某些最大的问题,因此,我们就对于世界产生了扭曲的看法。森林退化带来的挑战吸引了惊恐的报纸头条新闻、名人火力以及大范围的担忧。说白了,这是一个大众事业。

如此,知道森林退化是一个正在消退的问题也就令人惊讶了。解决问题的方法并非是从西方谴责发展中国家的做法、或者用心良苦的环境主义者的抗议中找到的,而是通过经济发展找到的。发达国家通常增加其森林面积,因为它们支付得起这样做。发展中国家则不能。为了鼓励减少森林退化以及更多的退耕还林,我们可以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帮助发展中国家更快地致富。

某些挑战还没有引起广大的关注。我们或许应该更加多地关注人口变化,这些变化将会在富有国家中造成潜在劳动力的大幅下降,并造成依靠养老金和医疗的人口的增加。在绝大多数工业化国家中,就业集中在一个狭窄的年龄幅度,因此劳动力减少就会造成生产的下降并且让我们不如从前。

这一问题甚至会打击到中国。所以我们需要开始讨论各种选择,例如,提高退休年龄,增加从发展中国家的移民以及改革劳动力市场。

当我们过度担忧某些事情的时候,我们就会忘记其他某些更为只要的问题。在西方,我们担心在农作物中使用杀虫剂。这不知如何已经变成团结环境主义者们的一个议题。

但是,室内空气污染却造成远远更为严重的环境问题。今年一年,用柴火和大粪在室内生火做饭将会让一百五十万人死亡。许多是儿童。我们可以通过让需要的人得到改进的烹饪工具(例如有烟道的炉子)和清洁燃料、鼓励燃料干燥、维修炉子和烟囱以及使用炉子盖子保暖来相对廉价及有效地处理这一问题。我们还可以让易受损害的孩子们远离炊烟。

当然,我们地球当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气候变化。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必须严肃对待。但是,我们对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狭隘的关注让我们在寻找其他挑战上看错了方向。天气灾害带来的损失正在减少,但是其原因并非我们许多人假设的那样是气候变化,而是人口方面的因素。

越来越多的人拥有越来越多的财物,居住在更加靠近灾害的地方。更为糟糕的是,许多国家政府在准备迎接台风、地震或者洪水上做得很少。它们并不努力让人们远离灾害频繁的地区居住,而且应对方案经常欠缺。

有关气候变化辩论狭隘集中于降低二氧化碳排放,这实际上错失了对降低受灾问题的关注。联合国框架公约已经拒绝为灾害准备提供资金,除非有关国家清楚地表明它们所担心的灾害是如何与气候变化相联系的。兰德公司最近的一项研究指出,2003年联合国为减少灾害损失研究提供的资金达到将近1270亿美元,而只有7%的数额用于当年的气候变化研究。

气候变化政策并不是减少气候灾害影响的最佳途径。多米尼加共和国投资于飓风庇护场所以及紧急疏散网络,在2004年飓风季节,该国仅仅死亡不到十个人。而邻国海地由于没有准备则死亡两千人。

为何在全球发展优先议程上灾害危害防治如此不受重视呢?各国政府如同普通人一样趋向于把精力集中在几个有限有关地球的问题上。例如,在气候变化研究上每花费一个美元,就会在降低灾害损失研究上减少一个美元。

这就是我写的《世界问题的解决之道》的要点。在这本书中,23名著名研究人员研究了23个全球性挑战。这本书还让读者自己确定重点。著名科学家们列出了解决方案并且提供成本收益比率,这样就可以一个个比较不同的政策选择,确定最佳方案并予以重点处理。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毕竟,人们不乏解决大问题的主意,但是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还是资金有限。假称我们可以把所有事情都同时完成是错误的。

担心地球的命运并无妨。但是我们应当了解全局,这样我们才能知道首先担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