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glitz277_TERADAT SANTIVIVUT_getty images_graph Teradat Santivivut/Getty Images

如何预防即将到来的主权债务危机

纽约—COVID-19疫情肆虐,但100多个中低收入国家仍需要在今年偿付总共1300亿美元的债务维持成本——其中大约一半是私人债权人债务。大量经济活动陷入停滞,财政收入大幅下降,因此,许多国家将被迫违约。其他国家也将不得不拼凑宝贵资源偿付给债权人,削减急需的健康和社会支出。还有一些国家将求助于借新债,将问题放到日后解决。这样做在目前比较容易,因为全世界央行都在用流动性大水漫灌。

从20世纪80年代拉丁美洲的失去的十年,到最近的希腊危机,历史充满了痛苦的例子提醒我们当国家无力偿还债务时会发生什么。全球债务危机将让数百万人失业,助长全世界动荡和暴力。许多人将去海外寻找工作,有可能让欧洲和北美边境控制和移民系统不堪重负。新的代价高昂的移民危机将把人们的关注点从最紧迫的气候变化问题上移开。这些人道主义紧急状况正在变成新常态。

如果我们现在采取行动,这一噩梦情景是可以避免的。今天的债务危机的根源不难理解。拜量化宽松所赐,中低收入国家的公共债务(主要是主权债券)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增长了两倍多。主权债券要比向多边机构和发达国家援助机构借贷的“官方”债务风险更大,因为债权人可以对这些国家任意宰割,引发货币急剧贬值和其他影响深远的经济破坏。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ExHPVlX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