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如何避免萧条

阿姆斯特丹—最新的经济数据表明,大多数发达经济体正在重新陷入衰退,金融市场正在承受自2008年雷曼兄弟倒闭以来最大的压力。我们正面临出现比前一次更可怕的经济和金融危机的风险,而且这一风险还不小——这一次,危机将不仅包括私人部门,还将包括近于破产的主权当局。因此,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让新一波经济收缩的后果最小化,并防止深度萧条和金融崩溃?

首先,我们必须接受这一现实:紧缩措施虽然对于避免财政脱轨而言必不可少,但对产出却有着抑制效应。因此,如果欧元区外围国家被迫采取财政紧缩,有条件实施财政刺激的国家就不能首鼠两端,必须停止紧缩。这些国家包括美国、英国、德国、欧元区核心国以及日本。金融业所需要的公共基础设施——基础设施银行也必须建立起来。

其次,由于问题出在过度负债和资不抵债,而不是流动性缺失,因此货币政策效果有限,但信贷宽松(而不是量化宽松)仍是大有裨益的。欧洲央行应该收回升息的错误决策。美联储、日本银行、英格兰银行和瑞士国民银行也应该采取更多的货币和信贷宽松。要不了多久,通胀就将成为央行所面临的问题中最微不足道的哪一个,因为商品、劳务、房地产和大宗商品市场的新一轮不景气将形成通缩压力。

第三,为了重振信贷增长,欧元区银行和资本不足的银行体系应该在欧盟层面的计划下通过公共融资加以强化。为了避免在银行去杠杆化时出现又一次信贷动荡,各银行应该获得一定的短期资本和流动性要求的放松。此外,由于美国和欧盟金融体系仍然难以向中小企业提供信贷,由政府直接向财务状况良好但缺少流动性的中小企业提供信贷就变得至关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