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如何帮助中东?

贝鲁特——在今天的黎巴嫩,中东当前动荡的所有症状都表现得非常明显。从叙利亚和伊拉克最新抵达的难民正与已经在那里的巴勒斯坦难民会合。国内已经两年时间没选出一位总统,因为反映伊朗和沙特阿拉伯支持者不断加剧敌意的对立政治派别正不断削弱国内的执政基础。政治腐败十分猖獗。垃圾并不总能得到清除。

但黎巴嫩也表现出富有韧性的一面。投资者和企业家正在冒着风险开展新的业务。民间社会团体正在建议和落实有益的举措。难民们在学校上学。政治对手协作控制安全风险,同时宗教领袖也主张共处和宽容。

很大程度上,痛苦的内战(1975-1990)记忆造就了黎巴嫩人的坚韧性格。相比之下,其他地区经验——涉及长期专制统治以及忽视长期存在的不满——一直在煽动冲突的烈火。叙利亚、伊拉克和也门现在也因为战争四分五裂。此外,巴勒斯坦人困境恶化仍然是阿拉伯和穆斯林街道上不满的长期根源。在混乱的漩涡中,有跨国目标的新激进组织就像雨后春笋般不断冒出来。

过去两年来,全球安全面临着蔓延到国界之外的冲突的威胁。伊斯兰国一直利用逊尼派长期以来的不满挑战伊拉克和叙利亚的领土完整,制造出俄罗斯、伊朗、美国、土耳其和沙特阿拉伯现在争夺权力的战略真空。上述争夺有时通过代理人战争的形式实现,但现在通过直接军事干预的情况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