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怎样对抗长期停滞

米兰—世界大部,特别是发达经济体,在近几年中陷入了GDP增长缓慢且下降的模式,许多人担心这是否正在演变成半永久性状况,即所谓的“长期停滞”。答案也许是肯定的,但这个问题问得不精确,因此意义有限。毕竟,抑制增长的力量有多种类型,并非所有都不在我们的控制范围内。

诚然,可以说我们当前面临的许多增长阻力,要想在短期以不危及未来增长与稳定的方式克服非常困难,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些持久性状况可称之为“长期停滞一”(SS1)。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我们正在经历SS1的第一个指标与技术有关。如果我们如经济学家罗伯特·戈登(Robert Gordon)所指出的那样,正在经历生产率增强型技术创新的减速过程,那么长期潜在增长将受到抑制。但即使创新不大大减速,或很快再次起势,抓住由此带来的生产率进步所需要的结构调整和行为变化也得消耗时间。

第二个支持SS1的条件来自投资和消费方面的突出的不确定性的影响——增长、就业安全、政策与监管,以及许多可能影响这些因素中的任何一个的发展趋势。人们根本不知道政府是否能在对抗通缩压力、遏制不平等性加剧、解决社会和政治分裂、重塑经济增长和就业等方面取得进步。

未来需求如何远未可知,包括最近的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私人投资持续下降。家庭消费亦然,特别是在发达经济体,发达经济体的消费中选择性消费比重更大(比如耐久品更新换代、旅行和下馆子)。比如,从美国经济从大萧条中完全恢复所花的时间看——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政府接管了经济中需求侧的大部分才完成——这一趋势的逆转短期无望。

我们陷入SS1的第三个指标是债务。家庭、企业、金融机构和政府无不面临资产负债表约束,这很有可能抑制了支出和投资,使储蓄激增,并造成了广泛的通缩环境。

支持去杠杆化和修复资产负债表的行动——如承认损失、减记资产、重组银行——对长期有利,但会产生短期损失。事实上,修复资产负债表需要时间,特别是家庭部门,并会对增长产生不可避免的拖累。

情况可谓糟糕。但一个更加精确的问题引出了另一个故事:是否存在政策响应组合,能够在一段时间后提升增长的层次和质量?答案似乎也是肯定的,这意味着我们还面临另一种长期停滞——称之为“长期停滞二”(SS2)——其标志是我们不愿或无力实施正确的政策组合。

这一政策组合的一个关键要素应关注解决不平等性的加剧。助长这一趋势的因素——特别是全球化和技术科技的进步——难以完全克服,但它们的消极影响可以通过税收和社会安全制度等再分配手段减轻。随着各大经济体进入长期结构性转变过程,个人和家庭需要资源投资于新技能。

此外,货币政策也必须进行反思。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货币政策承担了大部分复苏重任。事实是多年来的极低利率和大面积量化宽松并未充分提高总需求,更不用说充分降低通缩力量了。

但单方面提高利率会带来严重的风险,因为在需求受到约束的环境中,提高利率会引起资本流入,从而推高汇率、破坏经济可贸易部门的增长。因此,发达国家决策者应该考虑实施一些资本账户管制(比如成功的新兴经济体的做法)——这有利于采取更多独立��契合自身的方法退出金融抑制。

第三个重点是强化财政响应措施,特别是在公共部门投资方面。特别是,欧洲正在为财政能力运用不足付出沉重代价——而财政能力运用不足是拜对财政转移和债务在政治上不受欢迎所赐。在正确的条件下,养老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的资产负债表也可以用来为投资提供资金。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各国需要考虑改革的领域还有很多,包括税收政策、公共资金的无效或不恰当使用、产品和要素市场结构变化阻碍,以及全球金融机构的触及面与主权资产负债表干预金融抑制的能力之间的不匹配等。

SS1导致SS2更加难以解决。事实上,即使是强健的国内和国际政策反应也未必足以消除需求和增长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萎靡不振的风险。但这绝不是推迟在政策能够造成不同的领域采取行动的理由。正如我们的政策选择导致了我们今天所面对的SS1的形成,不能实施旨在解决SS2的政策可能造成未来更加难以应付的潜在不稳定状况。